亳州论坛|药都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谯夫

亳县旧书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4 21:01: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谯夫 于 2015-10-4 21:02 编辑 # [, p1 Y# D2 D# ]4 B; c9 R
; s& {: c4 R* g* [( R+ x! S/ N; u& n4 D) U
经查证:戴万仞是姜公馆的师爷,管理来往文书。蒋傑岑先生去世于1932年阴历10月。8 y( x5 K+ u7 F5 n
PCDV0005.JPG.thumb.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4 21:17:41 | 显示全部楼层
高世读:被孙殿英绑架全身而退的安徽省长5 f- x8 e( [* ~# P9 o8 x) s
原标题:高世读:亳州籍的民国安徽省长5 E; |0 D" l4 T
http://ah.ifeng.com/human/lishi/detail_2015_02/05/3527048_0.shtml5 t2 L% g+ B+ u  A' d* ]. G: \

1 ?5 M& U5 z( J4 O) n7 I' p7 T  n/ M+ z% q3 s2 L
高世读是从亳州曹巷口走出去的安徽省省长。他任省长时,干了前几任省长想干没干成的事,筹到四十万元资金初创了安徽大学(篇幅所限,这件事将在关于他的助手张敬亭的文章里描写)。在这里,只说他省长任职之前,辞职之后的两件事,两件事都震动全国,又都与那个永城人——后来挖了乾隆和慈禧陵墓的“东陵大盗”孙殿英有关。
. h( @8 Y  d; b3 _
: U0 T- v- u. o: M1 P/ v$ R
8 [1 @  s$ R$ |9 E7 a  E1 `& i. j: {/ ]' p
1925年,世间已无姜桂题,亳州依旧繁华。苏家仪先生曾回忆说:涡河停泊有大小帆船数千只,绵延十里;傍晚北关外各色电灯坊高达七八米,争奇斗艳,夜市通宵达旦,歌舞升平;大观楼里日日大戏连台,还可放映最时髦的无声电影。殷商富户,尽情享乐,胜似“苏杭天堂”。
: h+ S# `; }& v. A5 x7 d0 E* q( \) d7 O# y2 l2 U
毋庸置疑,孙殿英匪军攻陷亳州,就是近代亳州由盛而衰的转折。
1 _7 o1 L1 E' e/ n5 M1 ]1 ]; R- a# y# @
据说在那一夜里,亳州城里有数不清的女人自杀,夏侯巷有一户,全家妇女投了砂礓坑,大宅门李家一个媳妇被匪兵劫去,途中挣脱,奔入路边一所焚烧着的房子,抱着廊柱不出来,悲号着亲人孩儿,化为焦炭。孙殿英的军队原本就是毒枭恶匪,抄家绑票、拷打逼款,无所不用其极,整整二十四日,亳州城大火不熄,黄淮名楼大观楼烧了;荣记电灯厂烧了;老砖街的糖纸店,烧融的糖水流到街面上,通路凝成晶莹的“琉璃”板……满城财货为之一空,未及逃出城的三万人中,死难者高达六分之一。( s6 `" y7 _5 i6 X

/ I1 ?3 M9 a7 o$ j0 K' v6 C# I亳州是皖北坚城啊,怎么一下就陷落了呢?亳州姜公馆的师爷戴万仞管理来往文书,说曾见过毅军继任统领米振标写来的书信,称从毅军叛出的孙殿英匪部有劫掠亳州的企图。但当时亳州官绅不信,认为亳州有华毓庵第五旅驻防,城坚财广,高枕无忧,故战守全无准备。事后才知,华毓庵早与孙部暗通了,乡绅李大瞎既送军火又带路,本地毒枭白小猪(白仿泰)、汤云龙、呲牙雕(陈益斋)原是孙殿英的结义兄弟,呼呵百余人乐为内应,城防二团长张拱臣另有图谋,遇敌不战,默契地从北关让开道路,于是乎一夜大火,亳州沦于数千乌合匪军以及监守自盗的官军之手。兵与匪,似有分工,孙匪抢城内,官军抢北关。
% H5 H$ A7 f' L  Y+ C
- v* L" _" a6 f" o; F- M孙殿英在亳州作乱时,高世读的职务是安徽国民军司令、第四师师长、皖北护军使,受安徽督军陈调元的军令,率第四旅由寿县出发驰援亳州,因兵力单薄,为策万全,陈调元又商孙传芳,借调了江苏刘凤图的一旅人。刘凤图被迫受命,唯恐火拼损失,行动迟缓,直到作壁上观的华毓庵旅迫于军令终于从十河镇出了兵,才算合围了亳州,将孙殿英包了饺子。- r0 Q/ X1 H" @7 X' S2 K
! L# {+ N6 ?0 Q6 I! \
史料支零破碎,我试图将1926年元月1日这一天的情境还原。孙殿英部收缩城内,张拱臣的二团在北关不再抢劫,回归到华毓庵旅,不知是否分赃完毕。华毓庵部围着西、南两门,高世读的客军围着东、北两门。华毓庵为自证清白,下令向城内开炮。炮手回忆:每次开炮,手都在打颤,这样的乱炮进城,能伤几个匪兵?遭殃的还不是老百姓!孙殿英自然明白,他并不怕炮打,对他造成威胁的只有高世读。* u3 Q7 Q" g7 Q3 |3 {$ C

2 G- e9 a" A3 u2 n+ w- D0 A& Z% @  j2 i9 e. C" |, M) c, j
陷落在亳州城里的,有高世读的家人。孙殿英将高世读的大女儿高承玲绑在东门楼上,叫她喊话:“赶快退兵,不然他们就要杀了我!”人非太上,岂能忘情?高世读又怎能无视爱女的性命呢?这一天,高世读并没有下令攻城,只是挖深了城外的壕沟,截断了外逃的道路。这样的处置也许得当,但高世读并不清楚孙、华勾结的内幕啊。就是这天夜里,孙殿英佯攻东、北两门,枪炮声动地惊天,华毓庵却早已在西门轻轻让开路来,匪军满载劫来的财货、肉票,从容经郑店子渡过涡河,北上山东投狗肉将军张宗昌去也。0 }. }5 a0 p* @7 I* G
2 _3 X/ z. [+ z/ }! }( g8 o, R
孙殿英祸亳,可恨,但引狼入室又放虎归山的华毓庵更可恨。华毓庵的动机是什么?一说是他想收编孙殿英的部队以扩充实力,一说是他与亳州首户姜家不睦,也惦记着姜家库存的军火。但他身为守土有责的国家军人,胆敢明目张胆逆天行事,正说明了民国时代的乱象。民国志士人杰何其多,但国事终究日益败坏,就是太多了这种人——唯愿我得逞眼前大欲,哪管他身后洪水滔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亳州新闻网 ( 皖ICP备08102714号 )

GMT+8, 2018-1-20 23:15 , Processed in 0.171875 second(s), 7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