亳州论坛|药都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在涡一方

行走亳州:三千七百多年雕刻一个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3-25 23:19: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让人更加深刻了解亳州市,让家乡人更加热爱这片热土!
发表于 2008-4-20 21:37:5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亳州图片

寻找老亳州图片,  哪位要是有请发送到79171203QQ上!   谢谢!!!!
发表于 2008-7-6 14:14:17 | 显示全部楼层
天才的做法,让我们更爱家乡了!
+ D0 P# X& ^' ~# b0 g可以在多发动一些人从多个角度再续......
 楼主| 发表于 2008-7-10 11:24:21 | 显示全部楼层
又修改了一下:

4 _) k. E4 ~1 a4 w# h3 X  Z
* W, O( h6 y$ R2 ]; K2 z

* n+ y( y8 h' B5 N: h' u5 U. [' ?
千年时光雕刻一个“亳”
(刘恒新)
) F  N0 S- r0 I% s" Q' K' @
    W" \: m9 B8 m2 }# [' o; t
  如同一座高山上偶然滚入江河的石块,历经岁月的雕琢,历史的风化,时代的浸润,如今,“亳”,已成了一块灵珑剔透的美石,静静地捧在我们的手里。; E; x' z! k6 h, @2 K# o" g7 k
  阳光透过苍柏洒在涡河北岸巍巍的商成汤王墓旁,这里是汤陵公园内一个单独的院落,石碑、石墩、石刻的厚重与花草树木的旺盛生机相交织,每天早上,爱好运动的药都人喜欢把这里作为健身的场所,使得这里既有昔日一代汤王的王者之气,也有当今平民百姓的其乐融融。
5 f% }9 y7 l! q- _6 s  l* y& l  也许,三千七百多年前的成汤王怎么也想不到,在他和右相伊尹几经辗转,来到涡河之滨,定都于此并命名为“亳”时,竟成就了一个城市历史情节里的宏伟开篇。, M. a5 q' m8 x; B
夏朝末年,汤邂逅了奴隶出身的伊尹,举其为右相,并接受他的建议,把都城锁定在居高临水、土地肥沃的南亳之地,发展生产,繁衍人口,从此涡河两岸有了田园牧歌和号角长鸣的飘荡,有了猎猎战旗和桑麻成荫的交映。在兵强马壮之后,商汤一举灭掉了中国第一个奴隶制国家夏,建商朝,都南亳。# {, n% k) \2 V" U1 f
  此时,世界的整个西方尚处于耶稣诞生前的沉寂,骄傲的欧罗巴兀自荒原接天,辽阔的北美大陆犹是苍鹰和原始部落的天下,而在中国,具有城市雏形的“亳”已经发轫,在历史的长河上如一叶扁舟,航行至今,成为了中国历史乃至世界历史上,仍在使用的年代最久远的城市名称之一。
1 n0 E# c4 j  t. n2 V( q+ Q  尽管商成汤王后来又迁都西亳(河南偃师),但亳州这里从此有了汤都之称。郦道元在《水经注》中记载:“商成汤,葬于涡河之阳”;在亳州市区发现的曹操宗族墓,出土的字砖中就刻有“谒汤都”三字。一个城市的历史书卷以一个朝代的都城作为首页,这一至高的厚遇不能不让亳州人心里感到殷实和自豪。
2 J* G5 _: P& E9 H: o' [+ D9 N+ {& a1 ^1 J
  让人更为惊叹的是,这片历史上由黄河沙、淮河风、涡河水共同滋润的土地,竟与都城这一华丽的称谓三次结缘相遇。6 Q$ y% f+ n5 N0 I
  除商汤定都于亳之外,三国时期,魏文帝曹丕怀着对家乡对先辈的眷恋,把这里定为陪都(时称谯),与许昌、长安、洛阳、邺城并称“五都”。到元朝末年,刘福通拥韩林儿为帝,把亳州视为吉祥兴盛之地,建都亳州,国号宋。正是如此,有学者称亳州为“三朝故都”,这与亳州在唐朝成为“天下十望州”之一,明清时期被称为“小南京”一样,成为亳州历史链条中令人目眩的闪光点。
! F) }- p/ t+ z% y8 \  乍一听,就像家里一个放置多年、末被注意的瓷瓶突然被宣布为皇室御品一样,“三朝故都”的华冠让质朴的亳州人几乎有点不敢接受,但历史资料的“原始记录”和专家学者的言之凿凿,又不能不让人顿悟和颔首。
; m9 R" j3 n- t; F3 {8 _3 z+ c6 w6 h3 A0 v( R" x
  亳州是全国历史文化名城,随手捡起一个瓦片,就能拾起一段历史。像许多地方一样,名城之名离不开名人,亳州之名更是有名人相辅相承。! n6 @+ m5 E7 J8 J" j3 @0 @
  从影响力、知名度而言,亳州名人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不需要解释、几乎是国人皆知的,如谯城的曹操、华佗、花木兰,涡阳的老子,蒙城的庄子等;另一类是略加解释、说之即知的,如春秋名将伍子胥、道教至尊陈抟、悯农诗人李绅、捻军首领张乐行、坐怀不乱的柳下惠等。另外,苏轼、欧阳修、王安石等政治家、文学家都曾在此为官、交游, 给亳州平添了几许宋代大家的风雅、豪放与睿智。
1 l( c, ~( @3 X' G  该说,是亳州这片蕴才积盛之地,为名人注入了生机和灵气;而名人,又映照着亳州古城,使之在历史的天空下显得尤为风姿绰约。1 D* v& d& a5 O" E+ _$ T

5 E$ O) D$ y) s3 ?: h  “亳”,就是一个保存相对完好的珍贵文物,它完全超出了一个文字所负载的符号功能,仅仅是对这一个字的研究,就可以洞穿一个城市几千年的人文信息和时空密码,遥远而又亲近,古老而又鲜活。
! a0 h+ d3 M+ G; O' x7 j  关于亳的含义,有着不同的诠释和破译。比较权威的说法是,最初为商都城命名为亳时,是取“高”字上面的部首,象征着地势高峻,建筑宏伟,社稷稳固;而下边的部首则是当时“农”字的象形(一说指高宅),表明在那个农耕时代对农业的依靠和重视,也反映了农业立国之本的理念在当时已经确立。一位研究中国历史的学者在亳州考察时说,从某种意义上讲,对“亳”的认知,体现了一个人的历史底蕴和文化积淀,是一个人文化品位与格调的符号,甚至是一个人值得炫耀的资本。
5 i9 `9 @. r9 \( N6 [  如同认识文物的人并不占多数,所以经常有外地人一不小心把亳误读成了“毫(hao)”,而亳州人每每遇到这种情况,总是报以善意的微笑和耐心的解释。 甚至亳州人自己设计了一个“毫毛拔去一根”的谜面(谜底即为“亳”),以让外地人在谈笑间弄清“亳”与“毫”的区别。宽容、质朴、热情的品质,往往在“亳”字的话题里就开始让外地人心生敬意。# U6 B* P. z. G# @! T' q; I
  亳,这是商成汤王的亳,是涡河流水冲刷的亳,是芍药花香熏透的亳,是流淌在诸多历史名人血脉里的亳,是三千七百多年历史文化勾勒的亳。/ t# c& C2 a. u1 m; ?: T3 S
  如今,人们更期待着,它洗去一路的风尘,走出历史的云烟,以新的姿态闪耀在新世纪的晨光中。
3 H5 F7 H. g! }# Y# Z
1 t# I/ ^$ |8 {[ 本帖最后由 在涡一方 于 2008-7-10 11:32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8-7-10 11:27:23 | 显示全部楼层
商脉在涡河里流淌
(穆静)
     
0 x8 H: c5 D" t$ w  古城边,涡河岸;绿树扶疏,静穆幽深。
6 v- Q/ u- M- O0 P; {! S' V9 H  一座帝王寝陵巍然伫立于此,默默地守望着自己曾经指点江山、叱咤风云的故都。这就是商成汤王之墓。三国时期魏文帝曹丕所著《皇览》中有记载:“涡北凤头村,有成汤故垒”。8 A" j3 v# {# n( n3 n3 D
亳州古为南亳故地,公元前十六世纪,商汤在此建都。早在那时,古老的商业文明就在这片阡陌纵横的肥沃土地上破土萌芽了。- |0 D( i6 z* T/ y7 [

8 r- t. d: Y# [+ g2 e# R; z; L- x  商朝之“商”,始终延续着商族人的经济血脉。
/ j. j8 O. g0 a: T2 w+ q  f  商成汤王的七世祖王亥,家境殷实,生活富足,但其不愿坐享其成,而是要到外边的世界去闯荡一番。就这样,王亥和儿时的伙伴一起走出家园,越过阡陌纵横的田野,趟过无人涉足的沟河,来到了相距甚远的其他部落。
6 S2 n/ a9 h, f" s; [6 y% y  外面的世界确实很精彩,不同的生活习俗、别样的生产生活用品让王亥和他的伙伴们大长见识。他们用自己带来的牛羊帛粟,去交换心仪的爱物。而王亥带来的物品同样令所到部落的人眼界大开。/ u1 t- C1 D- q% f8 D
  后来,由于从事以物易物的人大多是商族人,其他地方的人便称他们为“商人”。久而久之,“商人”一词也便成了经商之人的专用名词,并且一直沿用到了今天。
! c: ~- s; N0 j  
$ l' j1 g: V' H. |2 s  商汤时期,重商的传统更甚于先人,视之“重则至,轻则去”,促进了商业的空前繁荣和国力的蒸蒸日上。
5 G+ F0 m! n0 I& T5 L3 }) b当时都邑亳的规模日益扩大,城墙周长达十几里之长,四周有十多个城门,城中王宫巍峨,街道宽阔,市面繁华,邻国人纷至沓来。
" L2 C7 p! L5 `! A" c& R# z# o此间商业贸易已开始划分“市”,也就是现在的交易市场,市内分割成各种各样的“肆”,即现在分门别类的店铺;并按照太阳运行,把正午定为集中贸易的时刻,这就是“日中为市”之由来。“商邑翼翼,四方之极。赫赫厥声,濯濯厥灵。”《诗经·商颂》如此描绘了当时的繁荣景象。; ?+ o: P; T* a3 p
越过阡陌之间的商代人,开创了古代商业文明之源。自此以后,亳州这块商汤故都的商脉就生生不息,一直随涡河水绵延不断地流淌了数千年。
# U: i. ~) I7 N; ]$ n/ ~( u1 \  - J7 }) h6 U# L, X6 s" F
“箫韶九成,凤凰来仪。”当演奏箫韶乐时,美妙动听的音乐把凤凰也引来了。孰不知,商汤南亳故地传承的一曲“商”韵,令陶朱公范蠡竟也选择了涡水之畔作为自己最后的栖身之地。
6 U+ s# L2 W+ C8 `+ N- Q. Q6 G  春秋末期,吴越争霸。越国大夫范蠡忍痛割舍绝代佳人西施,扶助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终成复国大业。然而,“狡兔死,走狗烹;高鸟尽,良弓藏”,人谓“佯狂倜傥”的范蠡,就是吟唱着这样一首哀叹之曲,功成身退,隐姓埋名,开始了后半生游走四方的经商生涯。
  y' b; Q( Z6 E& b1 M司马迁说“范蠡三徙,成名于天下。”出生在楚国宛地(今河南南阳)的范蠡,曾寓居太湖之滨的荆溪(今江西宜兴),再定居于济水南岸的陶邑(今山东定陶)。十九年内,他“三致千金”,成为《史记·货殖列传》中之“天下首富”,且为人仗义疏财,几千年来一直被视作商人的楷模,后世也把经营商业称为陶朱事业。, K! n$ |7 f( n) m1 R
  相传,范蠡在晚年偕伴西施,乘一叶扁舟沿涡水顺流而下,找到了一个民风淳厚、环境优美之地安居。在这里,他们除了男耕女织外,仍继续经营着商业,并把财富施散给当地百姓,过着神仙眷侣般的生活,直至终老。
9 d* z6 _2 r- ]+ v; N7 x
4 }- Z$ b4 |3 m# J/ F
 楼主| 发表于 2008-7-10 11:28:22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
* X+ a1 `, r8 u( z+ o% K2 `顺着这亳州城外涡河的东南流向,在涡阳县城东南15公里之处的湖水之中,有一个占地约30亩的山丘似的大土堆,这就是传说中的范蠡与西施合葬之墓。
: J" m) G- b' n9 h据《安徽通志》载:“越大夫范蠡墓在涡阳东南范蠡村”,旧时湖水环绕,墓浮其中,高若土山。当地百姓为了纪念他们,在墓地边建起范蠡西施庙。每年正月十六日,这里都举行庙会,前来烧香膜拜的人络绎不绝。而今,潆洄环绕的西河水依旧,昔日的庙宇却已不见了踪影,寄托着后人无限哀思的一代风流人物,就这样长眠于此。9 U  r* R2 ~9 t" b- |; q( e
0 y; B6 V# C8 V* E6 v, W2 l
回溯到公元713年。这一年,唐玄宗李隆基改年号为开元,取“一元复始,万象更新”之意,也意味着他要大展宏图,掀开唐朝历史新的一页。
: _5 }6 f7 b( I  H也就是在开元初年,唐玄宗下昭,在各州府中评定“四辅”、“六雄”、“十望”、“十紧”;户满四千、人丁百万谓之“望”。亳州被列为“天下十望州”之一。
; z5 }4 i4 O8 C# Y其实,玄宗对亳州是充满景仰之情的。这并非戏说之言。唐太宗李世民即位后,即声称道教鼻祖李耳是李唐帝室的远祖,借以提高其姓氏地位,巩固唐朝的统治。乾封元年(666年),唐高宗李治曾御驾亳州亲自拜谒老君庙。而唐玄宗对道教更是格外的笃信和虔诚,他一再给老子加封尊号,还亲注《道德经》令人诵习,并在亳州升设太清宫,供奉老君。" C9 R% `4 x% P. j
" y' s& Z% P; r7 k3 C% C# a
开元盛世,是一个充满着梦想,同时也能使梦想变为现实的时代。一个封建泱泱大国所有迷人的光彩,都在这半个世纪的岁月中闪耀。
. ?6 ^7 ~0 Q7 g4 }天下大治,歌舞升平。十望州府亳州,境大物饶,人口密集,城垣高筑,商业繁荣,盛极一时。当时,亳州与宋州(今河南商丘)、定州(今河北定县)、益州(今四川成都)同为全国四大纺织中心。亳州丝绢尤负盛名,南来北往的客商沿着涡河将其源源不断地运出去,走遍了大唐的疆土,也成为进贡皇室的珍品。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就曾赋诗赞曰“亳郡轻纱甲天下”。* x6 B4 l! b8 E6 F3 s
唐朝,成为东方的传奇。亳州,成为传奇中的商业乐土。
4 D3 S+ t' e, q/ E  
  t% S2 O. D, t# j# u  明、清两朝中国商业发展进入黄金时期。/ a: O( Q" E/ }5 {3 i
  此时的亳州,联袂四面膏腴,襟带八方通衢,已成为黄淮地区重要的驿站和繁华的商埠。清代《关帝祠前创建戏楼题名记》有云:“古谯邑之城北,俯涡水,秦、晋、燕、齐、楚、豫、吴、越商贾辐辏,舟车云集,盖口之北河之南一大都会。”
, p  F3 I! {4 B  q: e2 u' m2 ]  依靠水运之便,当时亳州城涡河沿岸形成了远近闻名的“四大码头”:以装卸竹木山货为主的二桥口码头、新街口码头;以装卸干果、茶、麻为主的铁果巷码头;以装卸粮食、皮货、药材、食盐为主的玉帝庙码头。浩浩荡荡的船队穿梭往来,天南海北的客商接踵而至,将涡河渲染得热闹非凡。7 C% |$ _6 X& ~0 {. ]
平坦宽阔的涡河南岸河滩上,自然而然地兴起了一片繁华闹市,这就是昔日的顺河街,又称西河滩。汛期时,这里一遍泽国;水落去,又恢复了原来的商市,年年如此,因此也有了“忽明忽灭西河滩”之说。) J* ?9 j" E! y: d3 _
延续着西河滩的繁华,这里后来又建起了北关商业区。至此,亳州城形成了城里、北关、河北三个部分,形式与武汉三镇略同。
% ~. T7 I* @! T北关一带,商业贸易分行就市,形成了粮行、船行、皮毛行、杂货行、药材行、铁货行、竹木茶麻行、山窑瓷器行,以及猪市、驴市、羊市、牛市、鱼市、席市、花子市等,“每一街为一物,大有货别队分之气象,关东西,山左右,江南北,百货汇于斯,亦分于斯。”# H- _8 _6 S( S6 D  e8 c
2 `: n7 A% I" V+ M) [* b1 _; \
涡河里流淌的,不仅仅是亳州这方水土的商脉,当然更有取之不尽的财富。于是,来这里淘金的商人越聚越多,商界之中也出现了不同的商业行帮,山陕、江宁、禹州帮经营药材;武安帮经营棉花绸缎;镇江帮经营毛皮;怀庆帮经营铁货;河北、武汉帮经营杂货;山西帮经营钱庄;合肥帮经营典当,他们各操各的营生,各占各的码头,如鱼得水。- J8 y) p/ E$ e/ D
  斯时之亳州,百货辇来于雍梁,千樯转输于淮泗,商贾云集,商市繁荣,商品集散,繁忙吞吐,终岁如常。故亳州之富,早有富甲黄淮之誉,“小南京”之谓也应运而生,闻名遐尔。8 z" {' s7 v& S4 w) W  M, U0 y" ~
  清康熙年间的文学家钮秀在《觚膳》一书中,这样描述了亳州当年的繁华盛景:“亳之地,为扬豫之冲,豪富巨商比屋而居,高舸大舫连樯而集,时则锦幄为云,银灯不夜,游人之至者相与接席,摧觞徵歌啜茗。一喙一蹴一箸之需,无不价踊百倍,浃旬喧宴,岁以为常。”
' |5 \9 B6 S/ |- N1 ?" l* q遥想当年,繁华的亳州城里,豪宅比邻,会馆林立,车水马龙;涌堵的涡河码头,桅帆林立,舟楫如梭,桨声灯影;热闹的商市坊间,人声鼎沸,买卖兴隆,无昼无夜。好一幅活色生香的“清明上河图”!
4 [" n; g9 ~7 v/ i  
! O$ x, H8 T5 r& Y2 c8 T涡河水穿过亳州城曲折向东南流去,岁月似乎也随之转过了无数个弯。不知是从哪一天起,涡河沉寂了,静默了,昔日的繁华容颜也变得愈来愈加模糊。  \6 W: B' o& E; o& g% l1 K, X( Z
而今,漫步在涡河岸边,偶尔可见一两只渔船孤零零地漂浮在水面上,昔日浩荡浩荡的船队已荡然无存;当年沿河砌起的河埠头上虽然杂草丛生,却仿佛还留下一抹古码头远去的背影……回望着这一切,既影影绰绰,又清清楚楚;既虚虚渺渺,又实实在在,竟使人分不清了是真是幻,亦不辨了今昔往昔。3 r7 c' X3 c) K0 r
然而,千百年来,就是这样一条湍流不息的母亲河,见证了亳州风云变幻的沧桑岁月,承载了历史难以计数的兴废往事。涡河之水,就如同血液一样,流淌在亳州人的身体里。
" [( T! [; B) O" o( z) l当商脉融化在血液里,当商业成为一种文化,得天时地利人和的亳州,自古就商贸繁荣,这岂不是顺理成章,也似乎并不出奇。
' K: l, Y0 ?2 R. S2 k6 F: S9 }  
+ i9 s6 s6 y+ H: l3 Y1 d3 J涡水畔,风景旧曾谙。) ]% m9 [5 u! S% Y& q3 V. Z
在历史与现实的时空交织中,我们追溯着古商埠亳州曾经拥有的繁华往事,也重新点燃起一个新商业王国的激情与梦想。
: O, Q5 ^* @' z/ q" m) E$ U也许,只要涡河水东流不复回,这样的梦就不会逝去。
 楼主| 发表于 2008-7-10 11:30:52 | 显示全部楼层
北关老街的前世今生
(穆静)
  
& i3 [, n7 i" i6 X6 _$ K旧时的街巷,是今日寻梦的佳处。2 x; L; b/ u3 q. _& o: y! o
在一些土生土长的老亳州人面前,只要一提起老街,他们总是会有说不完、道不尽的话题,最让人耳熟能详的是清代时亳州城就有了“七十二条街,三十六条巷”。其实当时的街巷数量远不止这些,据《亳州志》记载,清乾隆39年(1774年)全城共有街巷112条。而北关老街更是古商埠亳州昔日繁华景象的缩影,直至上世纪八十年代,这里还是亳州城最热闹的地方。/ A/ p$ j+ k5 F  E$ |
走进北关老街,久远的历史气息扑面而来。流涟其间,数百年前的古风旧韵犹在眼前,时光仿佛倒流了,静止了,令你蓦然回首,感觉到岁月是如此的至纯,至美……! K8 f: Q6 E. S% j+ Y2 U
7 g0 h6 I/ c! [  ]8 k5 y$ x. G( h
北关的大街小巷,星罗棋布,纵横交错。, \' f5 Y7 ^" l3 c# |" D
最典型的就是八步六条街。“八步”是谓此街之短,致使当地人夸张地说,只需八步,就能从街这头走到街那头;“六条”是指此街虽短,却是六条街巷紧密相连之处,曲折迂回,四通八达。
4 M" \) `% N! `这条街又叫作水门关街。据传,清嘉庆十八年(1813年)九月,黄河决口,引起涡河水暴涨,冲坏了北关数条街巷和千余间民舍,一时有水漫亳州城之险。危急之时,亳州知事设香案于此处,长跪祈祷后将朝服官帽投入大水之中,以示将以生命祭天,求万民之安。令人惊异的是,就在此刻,大水缓缓自退,不日涡河归漕。从此之后,每年夏季涡河涨水时,水总是流到这里就不再向南蔓延了,“水门关”由此得名。3 L9 ~7 Z  g- l% q8 y' U
  从这里向四周辐射出五条街,往东是炭场街;东北方向为帽铺街;往西是爬子巷;西北方向是德振街;往南是白布大街,再加上水门关街,即成亳州一景——“八步六条街”。: J- O  W: T$ G$ Y/ h7 ?8 w$ e
街巷多,竟也平添了一处处如此这般的风景。可对于初来乍到的外地人来说,走进北关老街,简直就像进入了迷宫一样,一不小心还真有点“找不着北”了。
# c4 g/ i* S/ G; R7 |北关的街巷虽多,却并不显得局促。沿着这里的一些街巷,可以径直到达涡河岸边。因为有了水的存在,老街便在庄重中多了些灵动的元素,在粗犷中显现出几分的柔美。虽说比不上江南“小桥流水人家”的风韵,但这样的临水街区在皖北地区也并不多见,真可谓一枝独秀。
/ ^& p" G8 ~9 Z: K2 B  E  
% }' s% o/ i. b' r7 Y! A; M, N  G  如果说老街是城市的年轮,那么老地名就是城市的记忆。
8 @+ o% G# x! A4 V# W  北关老街的名称特别有意思,如白布大街、纸坊街、帽铺街、竹货街、花子街、打铜巷、爬子巷、铁果巷、姜麻市、干鱼市,还有里仁街、纯化街、老砖街,等等,多看似简单随意,却又别有一番韵味和情趣。, m2 E8 Y, E6 u& d# t% W& s
  在那个并不久远的激情燃烧的年代,这些古朴的老地名,曾一度被更改为“解放大街”、“光明街”、“胜利街”等烙上时代印记的称呼。直至上世纪八十年代,亳州被国务院公布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这些老街巷才恢复了原来的名称,沿袭至今。
8 l0 c: ^0 u/ K, y$ k( d+ C8 G

% M1 U, V: ~2 ^/ g漫步在北关老街,在不经意之中,就会发现历史的点点滴滴。几乎每一条普通的街巷背后,都埋藏着一段往事,沉积着一段记忆,甚至连这儿的空气中都散发着远古岁月的气息。0 P: L- k2 y! k7 Z1 g# F/ t
  # Q7 v% O* e. n
明清时期,亳州城商贸繁荣。北关因毗邻涡河,得水路航运之便利,成为当时最繁华的商业区。这里设“专市买卖”,逐步形成了一物一街、一街一市的专业市场格局,很多街巷因“市”而得名。 ) G/ `. s  B1 T; {- C0 L: i' l
白布大街是北关的主要街道,商业繁华居当时亳州百街之首,久负盛名。布匹经营是该街的主要特色,“和泰公”、“和盛庆”、“同盛昌”、“恒丰益”都是当时规模较大的布庄。除此之外,这条街上还分布着其它不同种类的店铺,如同仁堂药店、紫阳斋酱园、瑞昌果子店、老金记鞋店、乾开元徽墨庄、义利成茶庄、南北义兴铁货店、洞庭浴池等,很多都是当年享誉四面八方的老字号。
5 G4 |+ n2 c8 v
% j' T9 Z4 ?4 ?  H小牛市街与白布大街相连。清光绪年间,这里集中了多家手工制鞋作坊,前店后坊,产销一体。至民国时期,有鞋铺作坊30余家,年产量最高可达10万双。后来,小牛市街逐渐演变成为牛皮鼓加工销售专业街,这儿几乎家家户户都能手工制作牛皮鼓,无论是小如碗底的鼓,还是大如磨盘的鼓;无论是说书演戏用的鼓,还是小孩玩的拨浪鼓,应有尽有,故而又被称作“花鼓街”。从这里诞生的“红堂鼓”,因制作精良而享誉四面八方,行销全国各地,曾有“亳州鼓,苏州锣,响遍南北大江河”之说。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国京剧团随刘少奇同志出国访问前夕,还曾慕名专程来亳州购买“红堂鼓”。4 o3 h  d6 E0 L! `* f
1 w; b3 U! V6 q; f
铁果巷位于山陕会馆西侧。所谓“铁果”,即指银杏(白果)、板栗(毛栗)、核桃、花生、瓜子之类干货,因其壳硬而得名。从明清到民国,铁果巷里以经营干货商品为主,街道两侧行栈林立,如“南万聚”、“北万聚”、“永和栈”、“鼎泰行”、“太成庄”、“信记行”、“立昌行”、“德聚行”等,约30多家。干货行栈的货源除亳州土产外,分南、北两路货,“南路货”以茶叶、黄麻为大宗,如舒城花茶、霍山大茶、六安瓜片、麻埠小茶、蒋集黄杆麻、叶集钱麻等;“北路货”多来自河南清丰、开州和山东荷泽、莱芜、定陶等地,主要有红枣、板栗、柿饼子、石膏、土布等。由于购销两旺,各地商贩成帮结队将干货运往亳州,水路走涡河航运;陆路,或用红车(独轮车)装载,或用骆驼驮运。交易繁忙时,铁果巷里“红车如流水,骆驼似长龙”,成为当时亳州城一大盛景。
: g1 E# V6 r0 @0 W7 D' H
 楼主| 发表于 2008-7-10 11:3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在北关还有一条巷子,如今巷口的路牌上写的是“耙子巷”,可是里面家家户户的门牌上却为“爬子巷”。实际上这里曾一度以卖竹筢子的店铺居多并因此而得名,或许写作“筢子巷”更为名副其实。后来真正让爬子巷名躁一时的还是钱庄业的兴盛。
+ u$ _, [4 I, @, c0 S. ^清朝中叶,一个姓郑的山西商人在爬子巷开设了晋泉钱庄,据说这是亳州历史上第一家钱庄。此后,爬子巷逐渐成为钱庄聚集之处。清末民初年间,这里集中了20多家钱庄,当时名气较大的有“六吉昌”、“瑞成”、“同安”、“福泰祥”、“万成”、“华裕”、“大康”等钱庄;街头随处可见兑换银圆的“钱摊子”。按现在的说法,称其为“金融一条街”似乎并不为过。
& U  z& `% @. ^) ~" w. l! t  诸如此类的老地名举不胜举,如打铜巷,以加工铜制品为主;帽铺街,经销各式各样的帽子;干鱼市,主要经营山野干货。每一个老地名的后面,都蔓延着历史的根须,承载着久远的风俗,张扬着独特的个性。真的无法想象,倘若没有了这些老地名,亳州城还是亳州城吗?% N3 {1 l. h; b- \$ `" M, ?

( O# i9 O4 g' |- Y- t' V早年的北关,聚集了七行八作,店铺坊栈比肩而立,大街小巷车水马龙,贩夫走卒联袂接踵,一派繁华景象。# ?% L4 [$ x6 Z% I" C
听上了年纪的人说,解放前,北关二桥口老码头南岸敞亮的河滩上,就是个无比热闹喧嚣的庙会广场。这里汇聚了三教九流,用亳州人的土话来形容叫作:打铁的、卖蒜的、咕嘟锅的、卖线的,啥都有。
9 E) |. L% C. W- Q3 v  然而,这都是很久远的古城旧事了。随着时代的发展和一些老行当、老字号的消逝,北关老街也一个接一个地退出了其原有的历史舞台,纷纷更弦易张,有的还在旧城改造时被夷为平地,再也难以寻觅到当年的影踪。' g* y, X5 a; _4 ~2 \+ J$ P
  昔日繁华热闹的白布大街,现在仍密布着店铺和作坊,但经营布匹绸缎的已基本上没有了。“瑞昌恒果品店”、“张记竹货店”、“刘家铁器”……只有看到街道两旁尚在的这些老字号时,还能让人勾起一些久违的记忆,也生发出不少的感慨来。虽然顾客盈门的光景已不复存在,但他们依旧开门做着生意,也许对于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生活,习惯了也便淡然了,就像很多人因为情结难解而不愿意离开老街一样。 
3 Z: c9 t3 h0 O5 m  小牛市街,因为少了咚咚作响的鼓声,也变得寂静了许多。这儿靠手艺养活了几辈人的制鼓工匠,现在基本上已改行了。只有那么一两家,至今仍在经营着祖上传下来的制鼓作坊,但生意也是十分的萧条。如果不是偶尔还能听到从街巷深处传来的寂寞鼓声,还能看到门前或阁楼上悬挂着的一面面旧鼓,也许人们早就忘了从这里走出的“红堂鼓”,曾经还有过“响遍南北大江河”的荣耀。
) [2 e4 {1 z" q$ g7 q4 y; `% w- ?  
, p3 g4 P7 C/ [( ~沧桑古城,寻常巷陌。几百年来,这些老街都守望在这里,经历了多少繁华,多少落寞。亳州城在一天一天长大,老街也似乎正从人们的记忆和视线里走出,渐行渐远,只留下了默然和苍老。
& R4 [# f) k0 ]$ B3 b" A) V可当走近时,你还是会感觉到她的与众不同,那些狭长幽深的老街古巷,虽面貌已改,但格局尚存;那些古朴素雅的房舍院落,虽墙舍斑驳,但神韵依然。舞榭歌台的花戏楼,南京巷的钱庄……在历史沉淀的印记里,我们总能寻觅到老街昔日繁华荣光的影像。9 J0 J. Z' m' W9 |6 @% L
  在这儿,你也许会在不经意间发现一些岁月的遗痕,那断垣残砖、旧屋石鼓、风情俚俗,似乎都隐含着一丝丝挥之不去的恋旧情结,在追忆着古城的往事烟云,也诉说着老街的前世今生,让人们不由得去寻觅那一段历史的背影。; D: Z5 G5 U  j$ B' h/ Y( F

. \$ z  w1 z( p; J与如今繁华的新华路、州后街这些后生们相比,北关老街也许真的“老”了。
; l1 ~; U- q9 h+ {从小玩耍穿行于老街里的年轻一代,正越来越频繁地从这里走出去,住进了高楼大厦。对于过去的老街生活,留在他们脑海里的是如油画般的质感,模糊却又具体。老街,也许会让不少人沉浸在童年的绮梦和旧日的回忆中。5 F' U% T: |: {3 V6 z) k$ Y3 `$ r
在老街一些深深的院落里,现在生活着的多是上了年纪的人。听惯了嚷嚷闹闹的车马声,历尽了贫贫富富的世俗事,他们却越发地显得平淡而从容,仿佛已经与老街融为了一体;老街也因他们的存在而变得更加宁静,更加和谐。
2 m( M5 T* Q! K* B: @顺着北关老街漫行,当你看到聚在街边喝茶聊天悠闲的老人,坐在店内专注地干活的手工匠,推着小车沿街吆喝叫卖的小贩,还有那升腾着氤氲蒸汽、散发着诱人香味的小吃,会觉得这里的一切是那么的自然,淳朴,亲切。也许多年以后,老街还是这般的安详,老街里的生活还是这样的怡然自得。
/ ~; T  m3 a+ P其实老街之韵,不正在于她的“老”吗?!    
 楼主| 发表于 2008-7-22 17:13:26 | 显示全部楼层
远去的老字号
(穆静)
  8 H. l) u' x3 T* @7 b! w( i/ o7 @5 N
“紫阳斋”、“瑞昌”、“大观楼”、“老砖街大茶馆”、“和泰恒”、 “日升昌”……曾几何时,这些老字号不仅寄托着一代商人的梦想,而且为市井街头平添了几多热闹繁华的景象,也每每成为老亳州人心里平实而又温暖的记忆。
3 Q+ d' u# G! U( V' p. e8 n* S. T  
3 j2 d) r: A9 i7 e# V/ r5 x3 G' C4 U! A  清顺治八年(1651年),京城里出了个后来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王麻子”刀剪。同一年,在亳州城也出了个赫赫有名的“大有丰” 酱菜。其创始人姓李,名大有,字丰年。3 H: J* A" D1 ?. X6 B& K; W# n
  虽说这“大有丰”与“王麻子”相比,名声还显略逊一筹,但在2006年国家商务部重新认定的全国434家“中华老字号”中,商丘大有丰酱园也是榜上有名。然而,很多人并不知道,“大有丰”的故乡其实就在亳州。
# ?: ^$ p. c. m( Z5 z4 }  明朝末年,清兵南下,李大有五世祖由金陵名容(今江苏句容县)逃至亳州,做染布生意,兼营酱菜。至李大有一代,商运亨通,生意兴隆,其所做酱菜口味纯正,远近闻名。清道光年间传至其孙,门市分“紫阳斋”、“春阳斋”、“大有丰”、“大有厚”四处经营。“大有丰”迁至距亳州60里外的河南归德府城(今河南商丘市),专营酱菜。之后,“大有丰”雇用师傅孟春发,吸取南北二州(亳州、济宁)酱菜加工工艺之精华,制作出的酱菜独具一格,驰名中州。
3 ~  U! C& D5 l  当时有民谣云:“南有紫阳,北有玉堂,归德大有丰,酱菜美名扬。”玉堂指的是山东济宁玉堂酱园,紫阳说的就是亳州紫阳斋酱园。8 M4 x! B" n! l4 @
  1 C. g$ M8 t+ C
  紫阳斋酱园,坐落在北关最繁华的白布大街。在老亳州城里,其名声可谓是如雷贯耳,几乎无人没吃过“紫阳斋”的酱菜。7 w* t) Q6 X" `! R- k6 Y6 T9 \
  “紫阳斋”加工的酱菜,品种多达二、三十个,大都享有盛誉,其中尤以五香大头菜和甜酱瓜最为有名。五香大头菜以当地产的“辣疙瘩”为原料,用盐腌过后佐以五香料,再放入甏里闷一至两年后方可出甏;甜酱瓜以本地产“艮地瓜”为原料,腌过后用甜酱醅制,过一年之后才能销售。因为它们前前后后要经过七道工序,多次反复地腌制,所以“闻起来香吃起来脆”,屡食不厌。8 g+ |& b/ y6 l' z! e6 v
当年亳州人出远门走亲访友或者做生意,往往将“紫阳斋”的五香大头菜和甜酱瓜作为馈赠佳品,倍受外地人欢迎。“紫阳斋”也因此而声名远扬,其产品畅销大江南北。2 }9 w, [- g, Y" I0 k
如今生活水平提高了,人们不会再像过去那样一天三顿吃酱菜了,“紫阳斋”的生意也已是萧条了许多。走进现在的“紫阳斋”,看到货柜大都摆上了其它副食品和饮料,自制的酱菜品种也只剩下了不过十余种。但一些老辈人仍惦记着“紫阳斋”这个酱园子,时不时地要来这儿看一看,也买上一些酱菜回家改改口味。或许他们只是要在其中咂摸一下过去的光景,也品味品味现在的生活……我们也说不准,这“紫阳斋”也会像白布大街的那些布庄一样,变得离我们越来越遥远,直至销声匿迹吗?: P. H0 S( u+ L: b3 z" Q+ M( u
7 ~) s' V. n$ z! r$ s4 Z7 x
  3 B* g# |$ U$ f# ~4 d
与“紫阳斋”相邻的,还有一家老字号——瑞昌清真果子店。当年亳州城有果子店数十家,“瑞昌”历史早,规模大,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因而最受人青睐,生意四时如春,长盛不衰。
6 b- K0 t) O1 W' {3 t1 ?6 O“瑞昌”生产的果品选料精良,品种多样,制作者也都是有绝活、有名气的专业师傅。论其“味”,有蒸酥枣泥月饼、拉皮酥糖、琉璃酥卷、贯浆京果、时鲜蜜饯、琥珀南枣、西清霜糖等,南北风味兼备,十分可口;论其“色”,有红嘴仙桃、金黄佛手、橙红梅杏、谢花冰藕等,琳琅满目,秀色可餐;论其“形”,有鹿鹤寿星、赐福天官、米勒含笑、连年有“鱼”等,无不形神兼备,微肖微妙。
( u& A- G' r" j& s5 n' B, z7 N提到“瑞昌”,让人记起的不光是它的果品,还有它当年的主人,在老亳州城,那可是位站得住、立得起、响当当的人物。
9 \9 \# U" W& ^5 X“瑞昌”的主人,姓锁,为回族,在其兄弟间排行老四,人皆亲切地称之为“锁四掌柜”或“四掌柜”。锁四掌柜不仅谙熟经商之道,也爱好琴棋书画,更有着乐善好施的美名。当年凡亳州城修桥补路、赈荒济灾之事,他莫不积极响应,慷慨解囊。& h# D+ E  H# }( g* ]
芦沟桥事变后,锁四掌柜动用大量资财援助抗战。亳州城被日军攻陷前夕,他偕家人避难于临近的太和县城,在流亡途中依然积极支持抗战大业。日寇投降后,他又返回家乡,重操旧业,将“瑞昌”经营得红红火火。7 P; z3 @2 L/ Y
随着时间的推移,有的事物在人们眼前消失了,有的人也被大家淡忘了。可是直到今天,在亳州人的心目中,“瑞昌”仍然是块闪闪发光的金字招牌,还有它背后的锁四掌柜,依然被人们铭记着,传颂着。走进现在的白布大街,你仍然可以看到“瑞昌恒”的招牌,这多了一个“恒”字,是否也寓意着它的恒久不衰呢?我们但愿如此吧。
6 u; e/ V' ?+ M0 I亳州“大观楼”的背后,也站着一位曾经叱咤风云的人物——姜桂题。( ?/ Q& p9 q2 Z3 ~9 s! G
  姜桂题,在家乡亳州,人送其外号“姜老过”,乃晚清时期军界显要,光绪年间,因功加太子少保衔,赏穿黄马褂,后又加尚书衔,调任直隶提督兼统武卫左军;袁世凯统治时期,任热河都统,授陆军上将、昭武上将军。3 F8 F% ?  j9 c6 L5 Y, g
  中国人在外一旦当了官或者发了财,总忘不了衣锦还乡,光宗耀祖。农家出身的“姜老过”本来就乃一凡夫,自然也不能免俗。1920年前后,“姜老过”心血来潮,斥巨资让家人在亳州北关繁华地段盖了一座规模宏大的建筑——大观楼。
3 P; R& v( p* h" z+ p! y% i  为了建好这座洋洋大观的“超五星级酒店”,姜家人专门从浙江宁波请来高级建筑工程人员,前前后后历时两年,直把大观楼弄得是一派富丽堂皇,十分的壮观。整个大观楼占地面积4000多平方米,内有茶馆、戏园子、浴室、酒楼、旅社等,功能齐全,设施完备。戏园子的舞台仿花戏楼格局,可容纳近500人。姜家子弟常以重金从北京邀请京剧名角在此献艺演出,如马俊良(马连良之弟)、葛棣华、葛文玉、段艳春、于秀婷等。此外,还有皮影、木偶、杂技、相声、曲艺、早期无声电影等经常在这里上演。浴室美其名曰“大观园”,分上下两层。一楼有一个大水池,可供百人沐浴。二楼清净雅致,设施讲究,还有姜家专门从江苏扬州雇来的搓背工、修脚工、理发工,档次就相当于现在的“桑拿”。据说当年姜桂题还专门从北京请来13位“御厨”到大观楼酒店内做菜,并传技授徒。现在亳州菜蕴含了京、鲁、豫菜之风味,据说便与此有关。
1 Y1 y) w7 i3 Q% [0 O
$ D$ R) {0 w! |, i2 ~* p0 i
 楼主| 发表于 2008-7-22 17: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 当年,大观楼一度成为名重黄淮的游乐胜处。达官贵人宴请宾客多聚于此,觥筹交错,灯红酒绿,昼夜如是。& k: D8 z+ Q; Y8 I; C5 q
民国十四年(1925年),土匪孙殿英祸亳时,大观楼被一把火烧了个净光。由于此楼是木质结构,规模又大,一经点燃,瞬时成为一片火海,据说当时大火直烧了三天三夜,七里之内能见烈焰腾空。+ V! H4 s( x# x4 k
  从此以后,便在亳州当地流传下来一句很俏皮的歇后语:大观楼失火——着板(木板燃烧),意思就是“很厉害,很严重”。叹只叹匪人一炬,名楼成焦土,一座黄淮名胜就这样灰飞烟灭,作古西天了。
. r0 M- i6 _5 K1 D. O  . E- b* J; K3 G! d0 S& w
大观楼是达官贵人的温柔乡,而北关老砖街大茶馆则是平民百姓的市井乐园。
2 l" _4 q/ ?4 V* @( k$ e4 F6 s& N始建于民国十二年(1923年)的老砖街大茶馆,位于北关老砖街东首路北,两间大门面紧接两间后房,俗称“宝合房子”。在这里,花费不高,服务周到,聊天解闷的,搓麻打牌的,算命看相的,遛鸟逗乐的,唱二夹弦(亳州地方戏)的……市井百态,不一而足;小木桌,竹靠椅,盖碗茶,老虎灶,紫铜壶,还有那堂倌麻利的身影和添水的吆喝声,无一不浸透着浓郁的老亳州味儿。' C$ m" Y1 l/ u; ~0 P5 C/ n: W
在宝合房子里,当时最盛行的是老亳州“民间三乐”:斗鸡、斗蟋蟀、斗鹌鹑,又称为“三斗”;参与者被称作“斗家子”。而且一年分三个“赛季”:春斗鸡、秋斗蟋蟀,冬斗鹌鹑。每逢打斗比赛时,斗家们凝神聚气,围观者手舞足蹈,高潮处欢声雷动,把茶馆渲染得是一片热闹非凡。: K* I/ g  z( d  P% Q& _7 B
别看宝合房子其貌不扬,设施简陋,但其极具平民色彩,生意也因此十分兴隆,从早到晚人流不息,一年四季顾客盈门。在当时亳州城大街小巷的诸多茶馆中,最著名的首推老砖街大茶馆。
, E  P2 g! J# q/ Q% z" Y2 d( i% D  
  f; z/ K* w1 [$ x  i“和泰恒”是在老亳州城曾名躁一时的一家绸缎庄,坐落在北关爬子巷西首,始建于清同治三年(1864年),由河北武安巨富韩和山联合他人共同创办。; b' K  W. D7 @, ~5 e0 ?
  和泰恒绸缎庄的门面为仿西式两层楼房,建筑风格中西合璧,庄重典雅。大门两侧各书一米见方正楷大字:“欧美时货”、“绸缎布庄”,可见其当年已是足够的“时尚”。二层楼的墙壁之上饰有福、禄、寿“三星”,以及丹顶鹤、梅花鹿、蝙蝠、灵芝等吉祥之物,又显现出传统的中国特色。尤其是每到夜间,“和泰恒”灯火通明,流光溢彩,蔚为壮观,当时亳州人皆称其为“洋房”或“洋门面”2 R3 ]9 I( a& a/ L6 o8 h
“和泰恒”经营的布料,以高中档居多,兼有低档棉布,如毛料哔叽、礼服呢、锦缎、杭罗、苏绣、浙绫及床单、被面、枕套、桌围、椅披等,应有尽有,货源多来自京、津、沪、苏、杭、宁等地区,质地优良。其所售布料,皆用印有店号的牛皮纸包装,如需更换,以包装纸为凭,信誉一直为人所称道。当时的官宦、富商是“和泰恒”的常客,一般殷实人家但凡婚丧嫁娶都以“和泰恒”的布料为首选,甚至周遍地区的人也慕名而来。
' g% j% F- f+ L. h8 Q; r. h& F“和泰恒”经营数年后,左右逢源,盛极一时,成为老亳州城不可或却的“重量级”商家。韩和山看到亳州有涡河航运之便,商业发展潜力巨大,遂将“和泰恒”交给亲友掌管,复出资十万银元在白布大街独自开办了和泰公绸缎庄,其经营也是十分的红火。' Z- r- |& S& U% [7 d: m

% E! F) H: Z9 a) l0 e/ H3 D0 o  提起日升昌票号,人们自然会想到山西平遥古城。在亳州北关老街,现在还有一处南京巷钱庄,据说这就是当年曾经盛极一时的“日升昌”分号旧址。
8 R$ r  D" `3 X6 v$ S商业和金融始终是并生的两大行业。在老亳州城这样历史悠久的商业环境中,钱庄是不可或缺的。清末民初,亳州城出现了大大小小的钱庄33家。众所周知,清代有“南钱庄、北票号”之说,钱庄诞生在江南,票号则起源于山西。亳州地处南北交会的黄淮地区,当时的钱庄亦称“钱店”、“票庄”、“钱号”等。在亳州当地有关史料及各种文字记载中,多沿袭“钱庄”之说。! r8 U: k, ?# B; g. A9 w
山西平遥富商雷履宽创办的日升昌票号,是中国历史上第一家票号,从清嘉庆年间成立到歇业,历经一百多年,分号遍布全国35个大中城市,以“汇通天下”而闻名于世。余秋雨先生在《抱愧山西》一文中称之为“中国大地各式银行的‘乡下祖父’”。这位“乡下祖父”,早在清道光年间就来到商业重镇亳州,创办了“日升昌”分号。其铺面大、头寸广、信誉好,金融业务遍及全国各地,为亳州商界的资金融通和周转做出了重大贡献,也成为当地钱庄业的龙头老大。
0 A; _( J. K+ B; N* H8 y如今在亳州,“日升昌”的字号已经没有了,但位于南京巷的钱庄遗址仍保存得较为完整,现被列为省文物保护单位,经过部分修复后,已作为钱庄博物馆对外开放,它对研究近代钱庄的历史和商铺建筑具有重要的价值。" z5 H; ?& I  S0 m$ Z; C8 Q0 {* w' x
  
# M- E  Q" Q7 V9 A$ T亳州城几乎每个老字号都有一段故事或传说,每个故事或传说都令人回味悠长。然而,令人感怀不已的是,在不经意之间,这些曾经显赫一时的老字号,正随着时代的变迁和时光的流逝而渐渐离我们远去,变得熟悉而又陌生起来。
, [- q# p* F  k4 }( ^" ]) u当那些承载着古老商业文明的物质非物质遗存逐渐被岁月淹没的时候,当那些生动的历史影像只停留在遐想当中的时候, 留给古城亳州和我们每一个人的,又何尝不是永远的记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亳州新闻网 ( 皖ICP备08102714号 )

GMT+8, 2018-1-20 23:13 , Processed in 0.203125 second(s), 7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