亳州论坛|药都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657|回复: 1

[情感] 如果爱能早点说出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6-23 13:00: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顺着风划空轻柔的轨迹,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倒流到你我还是一起无话不说的时光,倒流到你恬静而安详的脸庞,倒流到你开怀而又纯真的笑容,可为何你的双眸明亮却满是忧伤呢?
" M4 ^- y! g! t( ~% j6 ]  - @9 Y$ a2 G. y3 ]& Z
  “可以跟你换个座位吗?”下课期间,突然一个女生跑过来问我。由于还是刚刚开学,我并不认识她。7 _& ^' J7 f, D7 d2 |0 h3 a, {
  
8 N9 H* a9 y5 k  g9 k/ |  “其实不是我要和你换,是我同桌啦,她眼睛近视在后面看不到黑板,所以可不可以你跟她换个位子?”女生解释道,声音轻细显得有点不好意思,一双明亮的眸子闪动而富灵性,像是盛满哀求的泉水。. O1 B+ f. G1 i6 z+ p5 O
  6 n7 H$ f8 H# L; T
  前排后排对我似乎并没有什么影响,成人之美,何乐而不为。只是谁曾料想我与她一同桌就是两年多。
, @' S$ O1 K  l  
" Q% F* E* V8 T8 o- \& G  “我叫小然。你说你这人,怎么这么不主动呀,都不知道介绍下自己,还要一个女孩子先开口。”在我换位子后呆坐无事时,小然突然笑嘻嘻的跟我说道。
8 Q' T: |: |8 }  " h' y0 o  r' h8 {; W# l( D
  “呃……杨格。”
6 K$ N9 h  I1 C4 H0 [  
: ?$ o0 I* W5 q* |" K  “哇,好奇怪的名字。”小然仿若发现新大陆般的惊喜,“咦?你怎么不是个女生啊?”我只觉得天旋地转,满头黑线。
! U0 c9 J5 |4 \9 w- S9 H9 `5 W  
( X% B  I2 L5 v( y( o9 E7 _3 T  但不可否认,小然确有这般亲切的感染力,时刻让人保持愉悦的心情,即使时不时遭到取笑,心底却是快乐的。1 z1 O5 H) y1 r* L5 J1 L
  * K8 v* b; v# m& y, [& I' F1 k
  很快我们就成了好朋友。就连话少的我也成了老师课上眼中的一根刺。. T; L' O/ y& n- s+ [
  6 S5 Q+ u- F  U' x" w! J
  “你这人呀,怎么话这么少?还有呀,干嘛整天一脸苦瓜相呢,谁欠你五百万吗?”每每当我若有所思般呆坐着,小然总会毫不留情的训斥我一番,“要多笑,知道吗,那样才会保持青春活力。”如教训小孩子般,装得一本正经。而我总是无言以对,也许我真的习惯了没有缘由的哀伤。
+ H- u5 e2 H9 Q+ _: `  
+ K( [+ V, Q6 H/ D* ?$ e7 p  “嘿,我们一起逃课吧。”小然突然扯住我的胳膊,欣喜而乞求的说道,仿佛期待一场等待多年的电影。倒是我,被她突然的动作弄得尴尬不已,竟糊里糊涂的点了点头。, M) ?4 c8 X5 D8 z$ k
  ) h. v% c6 [1 {. ~: j8 p
  “耶,那我们现在就走吧。”一边说着一边拉着我就往外走,欣喜的活像个捡到玩具的小孩子。至始至终,我还处于恍惚之中。
8 w: p2 x8 r/ x2 P  
' K/ ~% R, l  l  a. f" G  就这样我逃了作为十几年好学生的第一次课,而且还是开学不久的班主任课堂上。
7 ]# ]& w1 H$ N  
* \# _: Z3 A: |) z  轻轻柔柔的风,夹杂着泥土的芬芳,碧绿蓊郁的草坪沁人心脾,一棵古木枝繁叶茂随风沙哑,一切祥和宁静,反射着阳光跳动的音符。足以消却哀怨,可以搁浅时间,我竟然不知道学校附近还有此般世外桃源。以至后来被罚一千字的检讨似乎并没有丁点后悔。1 v) K9 L4 J8 M( i# Y$ _
  2 P( Z- ?) l% L
  “今天是我的生日。”小然再次让我惊讶不已。事先没有任何准备的我一时不知所措。
+ E: |- g3 P3 \& n  
( c3 b% b0 k7 t$ e* m  “也不用送我什么礼物啦。”话虽如此,我还是免不了尴尬。她伸手从树上摘下一片叶子,递给我,说:“那你就在上面刻上你的名字,作为我的生日礼物好了。”说完取下发簪,甩动原本扎着的头发。# T; m% j" F% b/ n" M
  & s" J9 ~, Z% m" g* z/ X
  披着头发的小然,仿佛瞬间就变换了一个人似得,安静恬雅,让人羞于直视。我接过发簪和树叶,小心翼翼的刻画着。风抚动小然的长发,飘飘柔柔,像夜半湖面的黑波,漂浮荡漾,散着甜甜迷人的芳香。" w2 |1 y! c6 Q
  
6 B+ ^1 l1 {: |3 o  世界这一刻那么静,时间这一刻那么长。( h+ K: ?1 x4 d# h
  
" k) t# |8 V8 a5 P" v6 t  M4 Z  “好饿呀,我要去买吃的了。”由于延时考试导致已经没有剩余时间吃晚餐了,大家都只能默默忍受着肚饿。
5 X3 z$ y. @  z0 e- k/ B  6 ?% y9 S6 e# ~  g% [- Y
  “可是已经要上晚自习了。”深知小然说得出做得得到的性格,我不由有点担忧。
' E1 q+ i" M: d, P  v  # H! n; X1 s7 O' j: c% z% q  k
  “我一弱女子怎能被如此虐待。再说反正我又不是什么好学生。”果然,还没等我有所劝诫,小然已经冲出教室了。" A  r% G3 o3 b; M3 V9 S/ }
  + [9 X' t4 a% f/ D; P+ i! [
  在第一节晚自习过半时,小然提着大包吃的回来了,没少让老师批评,但回到座位,小然只是眨眨眼吐吐舌调皮一笑。
. Z" X: U' U" w+ e  Q  / A/ _6 y; q+ h" n( y: W
  “快吃吧,别饿坏了。”小然将吃的一一塞给我,“再不吃都冷了。”% v7 ~  i7 F# h4 L( d5 O
  * e+ O: v" Z8 u7 W! W8 o
  说实话,确实饿了,在同学或鄙夷或羡慕的目光下,我也没顾那么多了。也许小然教给我最多的便是放荡不羁满不在乎吧,从不曾深究是好或是坏。
$ ~4 [; _9 q1 X  
/ j3 q0 U5 t6 X2 l  h8 h  有时快乐很简单,只是饿的时候有填饱肚子的食物而已。3 B, V: S6 _+ `+ w8 D
  ( ]  X/ M' a. P4 A' G
  “嘿,今天陪我去市区玩。”某个周末,小然像是请求又像是命令的说道,了解她的我知道,根本容不得我拒绝,不然非把我折腾的生不如死。+ \, T, W1 V0 R2 P5 r
  
( ], K& E+ ]5 H4 U  其实,小然,其实我很想告诉你,今天,其实……其实今天……: o. m/ l6 t5 D1 ]% C! B
  / [, r! @* a' J4 `
  话到嘴边总是说不出来。怀抱微弱却最强烈的期盼。6 X% x0 C* e. h  R
  
. F0 s/ c# z4 n# R6 ?  对于吃玩,小然总是让我跌破眼镜,自叹不如,精于各种吃喝玩乐,而且总是乐此不彼的津津乐道。就像以往每一天,今天也是快乐的,而且比以往更加的快乐。时不时被小然拽着品尝这个,或是去玩那个,无奈却又由衷欢喜。虽然这些我感到新奇的东西对于小然早司空见惯了,但小然表现的比我还感兴趣,不时各种搞怪或嘻哈言语,逗得我不亦乐乎。
. ]+ A, Y9 h; Z# |4 V  
+ c+ @, i; {( z+ R  傍晚,夕阳的余晖个给大地披上一层温暖留恋的金黄,美丽却又抽象般虚幻,尽兴而疲惫不堪的我和小然,静静缓行在归家途中。内心几乎破口而出的冲动想法压抑了我的腿脚,举步维艰,每次心事重重的迈脚都显得格外吃力。小然,其实我是如此想告诉你,今天是我的生日,可是,是害怕失望吗?也许不曾期待才是最好的慰藉。1 i9 ^" n: i) `# E  ^$ S
  
. J5 `" v) A8 J; _! }4 Y  安安静静,就要到了分离的路口,小然突然慢下来,神情极其认真地望着我,不知为何当看到小然严肃认真时,我觉得心里作祟惶恐不安。突然小然眼睛一眨,开怀的呵呵笑着,说:“今天是你生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礼物给你,只能这样陪你疯玩了,然后,这个小礼物,算作留恋吧。”那是一个小小的透明玻璃瓶,金灿灿的夕阳下,里面一撮乌黑的头发反射着绚烂的光辉。
) i$ C1 }5 M' t; `  
, S  @! I9 d0 t! H: Q+ ~  小然又恢复了令人恐慌的安静的样子,我总觉得小然有话要说,还是仅仅是我的期待而已。2 {6 D, F7 a- X3 l! z7 c
  . t8 L, t$ ^3 p- \  ?  J
  夕阳将我们的影子拉长,在彼此回家的途中,相对愈行愈远的路上。但即使我们向着相反的方向,第二天也会再次拉近,从不担忧。! v. v6 ~5 h2 @
  
7 o: }2 c  {8 q  “你等我呀,我们一起去学校。”早在星期天上午,小然就这样对我说。其实今天只上晚自习而已,但一般都会提前去然后一起溜达玩耍。
+ G4 G5 }  i! c0 |/ r  
4 T3 f; o* q' _0 N9 ^9 ?6 W  上午九点,风轻柔而凉爽,树叶沙沙欢快的鸣唱,地上透过叶子缝隙的阳光洒下点点斑驳。我坐在站台的长椅上,想象着你欢快奔来的样子,咧嘴一笑顺手递给我一瓶冰凉的汽水。
% |; c6 ~- x$ L" z3 v  ' ^# M3 I1 V8 f' [5 }5 p
  十点,气温约微上升,地上的斑斑点点清晰而明亮,我想象着你委屈的出现,然后道歉却没有丝毫感觉犯错的样子。' y) ?! [$ d9 B, L: b
  
# P: h  ^) }7 J/ g2 |5 B  中午,阳光散发着丝丝热气,脸上汗珠不断滚落又冒出。街道对面的小亭里,一位白花老人安详而从容的看着报纸,时不时舒展额上皱纹。你告诉我你家里来亲戚了,一时离不开,要我再等等。我想象着你如此重负的跑来,而后笑逐颜开。
, g) L3 k$ X  H3 x9 P# t  
) P* }5 O# _8 H2 Q- x5 t6 `  下午三点,干燥的空气夹杂着灰尘显得极度狂躁不安,树叶疲惫的呻吟,街上行人或抱怨或皱眉的步履匆匆。你依旧没有到来,我已不再想象你出现的样子。静静的坐着,静静的等着,如果上天赐我一双俯视自己的双眸,我一定能看到我此时平静从容的样子。
" c, k7 t! \6 s# o" o) W, n* E  
! T+ }0 k* S+ M7 Y: Y4 d* n  有些事,有些人,我始终愿意等,因为我坚信,等待总是有结果的。就像那一刻你大汗淋漓气喘吁吁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觉得一切付出和汗水瞬间就值了。你也没有过多的说明,我也不需你过多的说明,因为彼此都懂。
9 t# F$ u& y. k  . q3 ~  N7 p6 ]! |
  只是偶尔回想,是不是我们太以为了解彼此,我太相信你而又过多自以为是,以至注定我们不可避免的结局。/ c$ y( A0 Q0 B4 O( m0 T
  
, @) y; f+ u) M; H- h5 G  我们不顾现实疯疯闹闹,但终究还是要面对,高三越来越紧张的学习氛围时刻宣示着这个残酷的事实。0 Z+ f  E1 U& E- ?2 a* r& O
  4 n& Q9 @3 t& a
  “快点学习吧,好好看书哦。”这成了小然最近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每次考试,我考得好小然就会异常喜悦,考砸了小然就会为我鼓气然后严厉的督促我学习。用她的话说,“反正我自己已经无可救药,就只能好好培养你了。”我无奈摇头却倍感温馨,学习也乐在其中。
9 x) H' n' ^% b/ V9 B0 A4 G  
( M! H# i. ^9 H5 v. U- q  “我决定跟你换个好的位子,”那天班主任把我叫去办公室语重心长的对我说,我已经有了强烈的不详预感,“你在后面跟小然天天讲话,不思进取,会严重影响你的学习,你已经这么大的人了,都懂事了,孰轻孰重,也不用我多说了……”事实其实是班主任依旧滔滔不绝,可是渐渐地我什么也听不见,我忘了我是怎样点头允诺然后走出办公室,也忘了接下几天我是怎样面对不是同桌的小然。
, J% K4 m1 x" g2 V7 Z% k  9 A* Z5 h! ~5 {
  两颗心,似乎稍稍拉开一点距离,便变得遥不可及。我不知该怎样去面对小然,或者见面又说些什么。头一次害怕和担忧的感觉如此让我惶恐不安。
( t% s% M, e6 C* T  E9 E  
) [" k! F3 p7 A6 n5 ~) F  依旧那颗古木,第一次逃课的地方,至那次以后很多次,我和小然都来到这里,快乐或悲伤,都在这里分享。缓缓流动的晚风,混杂着尚未消散的闷热,大雨潜藏在云层里徘旋,天色昏暗空气凝重一如我心事重重。) w! ]; y' W1 Z8 R, t  F
  
" I7 d& v: k0 ^0 y  “好久都没一起到这里来了。”小然依旧是那不变的纯真和无忧无虑的笑容。7 V3 g1 m0 t" |6 K. Z! w
  ! a/ t& B/ k8 W/ Z1 j& N
  “最近考试多忙着学习。”不知为何,我突然很怕直视小然的脸,仿佛那会泄漏我心中深藏的秘密。$ {* r1 p" X( d+ S! ]- V
  
2 ^. q) m* ]+ P7 R% r. H* l  “你要好好学习,然后考个好大学,千万不要辜负我的期望哦。”: p1 H$ _/ p* u$ H4 R
  
* W/ R5 e8 ^1 u  L" _  “你也是啊。”我那样的讨厌自己,以前的我从不对小然说学习的,何时我曾如此礼貌。; a6 u( p1 E$ e+ l3 `# x7 e
  
- f9 ^  P3 {8 q! r, l! h! G; i  “嗯,会的。”小然又一次变得安静而乖张,陌生的让人可怕,“呵,我发现我还是害怕孤单,还要找个男朋友了。”小然淡淡的说着,听不出是什么感情。* T; \  g) ^% w: N1 \
  9 {7 A8 i8 A9 E1 I! c
  突然小然转过脸望着我,一副冷漠的样子,而后又邪邪一笑,说:“你是不是喜欢我啊?”一刻,仿佛有人生生的掐住了我的喉咙,又仿佛有人狠狠用刀剜着我的心,窒息而绞痛。
( U2 M( z+ ]8 {! |  
5 F0 d( l- X' W- A, @: z; f5 E  “没有啊,我们只是很好很好的好朋友啊。”也许是天气原因,我感觉燥热的坐立不安。乌云越压越低,仿佛云层深处,有恶魔在咆哮,可能下一刻落下的不是雨,而是一张血盆大口,一秒便将我剥的只剩掩藏不住的心。
3 F9 W  Q  @( C- L# G! [+ Q. t  ; ]6 S$ _! D7 x) d
  不知何时小然已经闭着眼张开双手的站着,像是在深情拥抱越来越狂烈的风,时间慢慢在我脑海模糊,也许是一瞬,也许是一个世纪,我只能用很久来形容,小然睁开眼,眼眸水灵灵的闪动,我不清楚是否是我的幻觉,总感觉明亮却盛满忧伤。! a  T3 `5 W' N) @3 B1 M
  : P# w* }5 w6 S: G
  “要下雨了,我们回去吧。”风吹乱小然的头发,昏暗的天,都渐渐模糊着小然的脸。很久以后,我很想明白那刻,模糊我视线的,是否还有我眼中盘旋打转的泪水。4 b& d  }+ w5 {
  ' X  w& k- p- @) ~4 j
  有些东西,比如感情,当我们都不说明时,可以满不在乎毫不担忧,而一旦各自明白,便变得小心谨慎猜想翩翩满是疑虑。在我发现我已经爱上小然的那一刻,我知道了我害怕惶恐的源头,它也日日折磨着我。
. V! n* b  i. J9 \) W1 |, g) a  3 ^. y" f; H% u9 b3 G5 f
  我也渐渐变得在乎那些渐渐稀少的取笑,比如“你和小然是不是在谈朋友”、“你怎么还没和小然在一起”,以往的充耳不闻,现在怎么也忽视不掉。我和小然,似乎也渐渐没了交集。! [4 D/ u' R! B* K$ F
  
% Y& A8 m# N: W& p. a& h7 U  “还两个月就高考了,你和小然在一起那么久,喜欢小然就追呀,难道你还想等她开口呀。”室友不断地跟我说,每一次都深深的刺痛并摧残我滋味难寻的心。, }, h. {# B. L
  
1 c/ ]/ g/ x/ S2 |' j- @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小然,我想不是你,我也不会明白原来爱与失眠也是同义词。窗外月光皎洁恬淡,像揉碎的流光洒在地上,室内室外一片寂静,像屏住呼吸侧耳聆听故事的孩子。我想,爱一个人,就要勇敢的说出来,何苦畏畏缩缩的掩埋内心茁壮滋生的真实想法。6 L4 F& \9 S( F
  ' r& X' N( x* p6 x" a' E
  第二天,我精心准备了一份礼物,包上精美的包装盒,准备在归家的途中送给小然,告诉她我是怎样的爱着恋着想着她。五月的天气并不热,树叶不断的嗖嗖声带来一阵一阵的凉空气,沁人心脾。我想像着各种遇见你的情景,和怎样的不好意思却又坚决示意,告诉我喜欢你。
9 [2 f) H9 ~$ j) t9 v8 l  9 q* h' E/ K# S) F# u% J
发表于 昨天 23:40 | 显示全部楼层

随机视频聊天的网站

同志,青山遙,小田涼子,台湾妹中文网娱乐网,日本视讯聊天室,随机视频聊天的网站,前田亞紀,聊天机器人数据库,av,小林裡實,小澤瑪麗亞,台灣線上聊天,台湾色b网站破解,台湾聊天室点数破解,在線視頻,吉澤瞳,网站,打飛機,手机视频聊天工具,韩国视频聊天软件,手機成人影片,台湾丽人聊天室破解,台湾ut聊天室系列,女生自慰,NPG,視訊聊天,壯陽藥,情趣用品店,聊天,RUSH,視訊,情趣用品,催情藥,情趣,AV女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亳州新闻网 ( 皖ICP备08102714号 )

GMT+8, 2018-1-17 03:27 , Processed in 0.171875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