亳州论坛|药都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802|回复: 6

爬子巷:夕阳落霞下的老街背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4-11 18: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站在爬子巷,就像站在一个历史的地质断层面。
6 ]; r4 m8 I8 y7 d    不同年代的时间纹路在这儿交错相掩而又依稀可辨。街道两旁分布着幽深的院落、枯朽的门窗、斑驳的残垣断墙,拥挤的或空洞的,明亮的或阴暗的,鲜艳的或黑白的。阳光斜照过来,让前来老街寻梦的过客兴奋而又困惑,惊喜而又叹息。+ f( J+ K7 K% I5 j6 C* L0 b/ `5 f$ Y
    爬子巷不长,一眼就能望到头;爬子巷很长,在历史的云烟下忽近忽远,飘浮不定,看不到边际。穿行在其间,人儿在这里常常放缓脚步,试图着,让一幅发黄、残缺和模糊的市井画卷,在岁月的斜阳下缓缓展开……
( R( H8 `- O- ?9 n& H" ?
1.jpg
夕阳下的爬子巷
2.jpg
老屋
" T/ B1 p# ^0 b9 K  v) x" m

9 X7 R) X$ \' @$ J7 w( `, q  会馆 清乾隆元年,天后宫改为福建会馆,成为闽商在异乡的心灵憩息地# K% L/ H+ E" J& E
    茶香袅袅,钟鼓悠悠,大槐树摇曳着秋天的风。在爬子巷修缮一新的天后宫,几名福建商人望着刚刚悬起的“福建会馆”的镀金匾额,脸上流露出了志得意满的笑容。
# x. M1 g9 z" q; I6 y( N    这是公元1736年,清朝乾隆元年的一天。0 g* u" L+ f/ G7 r' u& J/ G
    明清时期,闽西地区包括汀水、邵水一带,男人们兴起外出闯荡之风,许多人渐渐成长为职业商人,成为明清时期福建商帮中的一支劲旅。他们依托闽西山区丰富的土特产资源,经营纸、靛、糖、烟、盐等行业。其中,有“小南京”之称的亳州自然很快进入了他们敏锐的视野。
$ Y2 ^1 r/ Z" Z# t" f7 }    从跳下船踏上亳州的那一刻起,这群来自于闽西的汉子,就感到了这里商脉的律动,也很快体验到了商业利润带来的强烈快感。 ' B1 Q5 N  ?7 g) K6 e  D
    当时,这些闽商们多居住在爬子巷。虽然这条街最初是以卖竹耙而得名,但是由于其位置重要,如同一把扁担,东头担的是包括白布大街的“八步六条街”,西端挑的是南京巷、老砖街、铁果巷、里仁街等繁华要道。随着“高端客流”的增多,具有农耕特征的耙子等竹木制品渐斩从这条街淡去,取而代之的是药材、百货等贵重商品。其中,闽商便是这条街的主要经营者和受益者。
; y  j+ O+ P$ O# _: I: p( [, t    物质富足之后便是精神的需求。闽商们穿梭在爬子巷,乡愁也如影相随。他们惦念着家乡和亲人,留恋着大山和海洋,于是筹资在路北建起了天后宫,供奉天后(即妈祖),祈福求愿,慰藉心灵。妈祖本属于海洋文化,后来向内地引申为水上运输众生保护神而广受尊崇,尤其是坐船来的客商,更是期求天后能够保佑他们平安吉祥,生意兴隆。% }+ A5 }+ y  h5 o  X
    天后宫依照闽式风格建造,在黄淮之间可谓独树一帜,加上傍依涡河,很快香火旺盛。到乾隆元年,在亳的闽商越来越多,便增加其会馆功能。据福建汀州一县志记载:“本邑行商几遍全国,清乾嘉以来,凡商于大河南北者,均有会馆之建筑与设备。”
$ u1 u" J& |9 z6 n, t/ p* ?  o" f1 }    据不完全统计,像福建会馆这样的会馆、公所,亳州最多时曾有30余处。而以花戏楼为主要建筑的山陕会馆,其初建和再建的时间比福建会馆要早,但是在福建会馆建成后的第三十年(乾隆三十一年),又进行了第三次建设,而且是一次大规模的扩建,或许这是在福建会馆强劲风头的逼追下,山陕会馆只有通过不断的“升级改造”,才能确保其一枝独秀的“花魁”地位。
, R/ `$ J, N  X  @; |* s    相对于较为保守的北方和内地,闽商更具开放和开拓意识。而爬子巷由于代表闽商文化的天后宫和福建会馆的建立,其在北关商业区中的重要位置变得更加巩固和突出。
: g5 u* a1 D: ~' r' x; `5 U7 f: O    会馆集宗教的虔诚、乡友的联谊、业务的洽谈、商人的休闲等功能于一体,可谓是一个自发的民间综合办事机构,成为那时亳州商业市井一个松散而又紧密的社会单元。
3 A5 y& n9 H4 ]) Q

! Q& P, V7 M% x3 p
/ `0 @5 H* @! S0 O# J' c/ u+ b 该贴已经同步到 945!wf的微博
 楼主| 发表于 2012-4-11 18: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钱庄 亳州三十二家钱庄中,爬子巷就占二十三家,成为名副其实的“华尔街”1 k, B" q6 [7 ]9 l2 N0 h8 h
    1925年12月,瑟瑟寒风中,几名夹着亳州口音的福建汉子伤感地回望了一眼爬子巷那座闽西风格的门楼,便匆匆离开了生活了几代的亳州。他们身后,熊熊大火在蔓延着,照亮了爬子巷及周边的街道。" x% `+ G. n: {
    土匪出身的军阀孙殿英对“富甲黄淮“的亳州早有耳闻,觊觎已久。他曾率兵三次祸亳,烧、杀、淫、掠,使亳州经济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一些外地客商只好含泪离开。除了一些会馆被烧毁之外,损失最严重的就是爬子巷的钱庄。当时,亳州钱庄已发展到三十二家,而爬子巷就占了二十三家,而且在1924年,安徽省地方银行在亳州设立办事处,地址就选在了爬子巷。可以说,爬子巷就是亳州名副其实的“华尔街(金融街)”。6 m" @; L/ x, D9 x. B9 j8 Z
    钱庄的兴盛意味着亳州不仅是雄踞一方的商贸中心,而且是财通四海的金融中心。亳州最早的钱庄是清朝后期山西人来此开的票号。之后,爬子巷的晋泉钱庄便开业,这是亳州第一家本土字号的钱庄。清朝有“南钱庄,北票号”的说法,钱庄诞生于江南,票号则起源于山西。亳州位于黄淮之间,是南北经济文化的交融与缓冲带,钱庄与票号都花落此处,亳州当地便将两者简而统之,都称其为钱庄。
4 t; C1 X; e. D9 ~; j) k. o* G7 i    “泰丰、同信、镇源、六吉昌、德成、复新、晋泉、慎源、鑫华、同泰、华裕、瑞成……” 许多年后,曾在爬子巷路北生昌钱庄做过学徒和管账的李济良,对这条街的钱庄,无论是从西到东,还是从东到西,或路南,或路北,都能一个不漏地娓娓道来。这些钱庄都有一个寄托着美好寓意的字号,而透过这些字号,我们可以想象那个时期爬子巷街道的两边,那一个一个朴实而庄重的店面,悬挂的典雅而肃穆的匾额,还有踱着方步的雍容的老板,严谨、端庄的管账先生,以及来往穿梭、眼勤腿勤嘴又勤的伙计,一派老街盛景图。
% x0 g# @, l( `4 j! o    李济良说,钱庄平时的业务主要是买卖银子、银元和汇票,向外贷款,同时投资粮、盐等生意,直到孙殿英第三次祸亳,他所在的生昌钱庄里的钱粮全部被孙部劫走,业务无法维持,店面只好关门停业。
0 x6 R4 J& _& j6 Q) R    孙殿英三次祸亳,亳州钱庄在黑暗与惨淡中经历了一次痛苦的煎熬。而十年后,在抗日战争的特殊历史背景下,以爬子巷为代表的亳州钱庄却又奇迹般地顽强生长起来。) M% {5 r  @  z
    抗战时期,苏鲁豫皖交界一带主要是两种钱币,一是国民政府发行的法币,另一个是日伪军在日占区联合发行的“联合币”。亳州在位置上地处南北缓冲带,有着钱庄经营的传统,在许多地方法币与“联合币”互不相容的夹缝格局中,亳州却悄悄兴起了两种钱币的汇兑市场。南方的客商运来烟叶、茶麻、药材及各种山货,北方的客商运来颜料、布匹、西药、卷烟及工艺制品。南来的商人若去商丘等北方做买卖,就要将带来的法币换成“联合币”;北方的商人货卖出后,也必须将法币换成“联合币”才能带回北方。就这样,亳州在当时特殊的历史背景下,发展成了远近闻名的“货币自由区”和“兑换安全岛”。% r  k5 z5 h$ P' C) j
    据老一辈人回忆,在爬子巷当时做汇兑生意的有福祥泰、歧记、彬记等钱庄,还有一些流动的贩子在街面做些零散的业务。除了货币兑换之外,办理汇票也成为后来兴起的业务,省去了客商携带现金、现货的不便和风险。可以说,现在社会常见的资金运作的一些模式,在那时的爬子巷多能找到最初的雏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4-11 18:22:28 | 显示全部楼层
布庄 绸红缎绿为青砖黑瓦增添了艳丽的色彩,街上多起了小姐太太的妙影身姿3 o* ~) g8 U6 c. |- d% F! k1 a9 \

6 ]8 J" L+ x4 G0 z2 B0 B    爬子巷中段,路南,一面断墙。; ^$ ~# p/ `: n' H
    墙面兀自临街而立。整体建筑风格为中西合璧,那保存完好的欧式拱顶窗、圆柱,那牡丹图案的浮雕装饰,不时吸引着游客在此驻足关注。/ I; x7 n; a8 J  X' a, N5 B
    让人叹息的是,剩下的仅仅是一面断墙。就像一本装帧精美的珍贵图书,在岁月的浩劫中,只留下一张残缺的封面,而那封面背后的内容人们却不得而知。
& c/ X- n/ D0 _+ ?+ X8 I    六年前,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画师林琳先生根据这面断墙,走访了亳州一些老人,对这座建筑进行了图画复原,并在门头画上了它的字号:协聚和布庄。据老一辈人讲,曾经爬子巷布庄最好的有两家,一家是协聚和布庄,另一家是和泰恒绸缎庄。0 m9 d! T- q* J; q% Q
    和泰恒绸缎庄开设于清末同治年间。投资创办人韩和山是河北省武安县人。那时,一个省的人在某地做生意才能称为“帮”,如山西帮、山东帮,可是武安县由于商业发达,出外经营的豪商巨富也多自成一帮,人们也称其为武安帮。韩和山作为武安帮的头面人物,在河南开封、郑州及安徽亳州等地相继开了六个绸缎庄,字号称和泰恒、和泰义、和泰祥、和泰德、和泰公等。! Y7 X5 c% @- A9 E0 Z5 i6 ]! w  r( \" Z
    爬子巷是韩和山在亳州的兴业之地。他最先在这里与人合资开办了和泰恒绸缎庄,也许是品牌的力量,也许是爬子巷位置的优越,绸缎庄一开业生意便格外兴隆。之后,亳州涡河航运之便以及“锦幄为云,银灯不夜”的繁华景象,让喜出望外的韩和山决心在这里再次投资兴业。于是,他将和泰恒绸缎庄交给亲友韦谦和,自己又投资十万元(银元)在与爬子巷毗邻的白布大街单独创办了和泰公绸缎庄,并按照上海商业建筑的风格,建造了亳州当时最气派的商业大楼。4 y  p* v& m2 y
    自从布匹绸红缎绿的色彩在街道间流动,爬子巷的厚重和忙碌之中便增添了几分华丽,青砖黑瓦间多了几抹云霞般的绚烂,车水马龙之中又常常闪动着小姐太太的妙影身姿。爬子巷布庄的红火场面维持了半个多世纪,之后经历了孙殿英祸亳、日军入侵,到国民政府苛捐杂税的重压,和泰恒等布庄纷纷黯然停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4-11 18:23:35 | 显示全部楼层
药堂 普庆堂位于当时最热闹的爬子巷中间路北,在同行中堪称“亳州第一店”: N: `0 P- w( x
  1936年的一天,一位稚气尚存的少年走进了爬子巷普庆堂。他叫任敬恒,成为普庆堂学徒时才十四岁。靠着勤奋好学,十八岁开始负责零柜批发,二十一岁负责总账和采购,二十四岁做掌柜。后来,普庆堂由私有转为国营,三十岁那年他离开普庆堂。        3 s. D! ~2 _8 \7 I9 E
    任敬恒的青春韶华是在普庆堂特有的药香中度过的,在这里,他从成长到成熟,从一名怯怯的懵懂少年成为干练的药店掌柜,也见证和经历了普庆堂的风雨沧桑。
" O3 T$ o' x/ h4 Q. M# |: T    普庆堂位于当时最热闹的爬子巷中间路北,由河南马牧集的财主任少泉于1920年与亳州的药界同仁一起创办,招牌由河南省著名书法家诸纪雯题写,悬挂在店门外很是厚重大气、与众不同,一看招牌就让人不禁侧目相看。1 k, i8 k' e1 N4 @- f: @' P
    开业不久,普庆堂就后来居上,超过了原来在亳州颇有名气的松山堂、松寿堂、春生堂等老字号药店。亳州是药都,在这里经营药材生意没有“两把刷子”是难站稳脚的,普庆堂在经营上的确有许多可贵的过人之处。据任敬恒回忆,现代人常讲的“质量至上”、“细节决定成败”、“人性化服务”早已在那时的普庆堂得到体现。例如在为顾客抓药时,药店调配人要将处方全面看一遍,看是否重复,是否有短缺,是否有妊娠忌服等反畏忌口的药;在包装药物时,每样用统一印制的标有名称、性能的专用纸包装。然后,再对着药方一一核对,用印着字号、药店地址的大包装袋包好。最后还要送给取药人一个竹纱制成的药汁过滤器。为了方便患者急需用药,普庆堂白天大门营业,夜晚开一扇小门,可谓是“二十四小时全天候服务”。由于质量好,服务好,普庆堂很快成为了同业中的“亳州第一店”。之后又发挥“品牌连锁”的效应,相继在白布大街和商丘车站开设了普庆堂分店。
4 D* ~- J/ Q5 ?: b! n9 K  H    任敬恒至今还记得他在药店站柜开发票的情形,寒冬季节他穿着马褂冻得浑身发抖,为了不让顾客着急,饭也来不及吃,手上有冻疮不方便,他就用手撕下疮皮流出脓血。他曾经被派到商丘分店任经理,经常在商丘与亳州之间捎带药品,一次国共双方发生战斗,马车不能通行,他为了不耽误店里用药,就一个人背着药包往亳州赶,哪知道路上遇到土匪劫路,打他、骂他、审他,要钱他没有,他只讲自己是个送药的,最后土匪见他的确没钱,人长得又文雅,就放了他。
5 w; I) x, I) [; j    爬子巷留下了任敬恒难忘的回忆。许多年之后,那里的每一块石板、每一个店面、每一声吆喝以及普庆堂每一个盛放中药的小抽屉,还都像小电影一样不时地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4-11 18:24:12 | 显示全部楼层
市井 夕阳落霞里,岁月雕刻中,爬子巷静默着,也在静候着# n% z7 b) k( [
    清晨,刚刚醒来的爬子巷,在小吃摊点的阵阵香气里开启了新的一天。9 E; t2 k2 Z3 s( S3 s
    爬子巷32号,黑色木门,油漆有些驳落,虚掩着。这家的主人周新华(音)早早起了床。略有些倾斜的屋檐下是木条简单固定的“修换锅底”的牌子,字写得很随意,却不时有路人进去看看。不是为了修换锅底,而是怀着对老手艺的好奇和崇仰。3 E/ |5 ^* y  ?* Z7 b" \% c
    屋内向里是两重套间,木质框架,木板墙上挂满了修锅的工具和生活用品。昏暗的房内,角落里的砖墁地上可以看到遗弃的用来支撑立柱的圆形石础。周师傅说,以前,这样的老房子很多,后来被扒了,盖了新房。他们住的这房子由立木和梁架撑顶,俗称扶梁扶柱,墙倒屋不塌。, Q1 O- m% @0 C
    在爬子巷,像这样的房子还有很多,但是大部分都已残缺、废弃或拆除另建。信步走进一个院落,门牌标有“第13户”的也是老房子,其中一间由于年久失修已经闲置。而东侧有一座两层老屋墙体保存尚好,楼上有青砖砌就的拱形窗户,透着厚实与内秀、雍容与婉约,让人向往而又叹惜。7 x3 j6 S& h' p0 G
    明清及民国时期,爬子巷临街多是两层楼。楼下的商铺有栈、行、号、庄、店、堂,经营着各种买卖,除了上文提到的钱庄、绸缎庄、药堂之外,还有“三合同”纸烟店,仁和、公益当典,广义书局,峰记、润华、新华石印店,福源酿酒槽坊等等。而楼上,是一扇扇雕着各式图案的窗子。常有窗子半开,一束吊兰坠下几枝翠绿,女主人斜倚眺望,不经意间的盈盈秋波为喧嚣的巷子增添了几分柔美。她们在楼台上看风景,楼下的人抬头看她们,竟成了街上相看两相宜的诗意风景。  ~0 F. y7 s. ^% ^
    爬子巷是一条适合步行的街道。
5 J0 e- _) U2 g    三百多步,轻轻松松,走在新近铺就的石板路上,人们不会感到任何体力上的疲倦。) T. b: f' r* g2 W2 {# y
    三百多步,并又不轻松,那不知所名的断壁残垣,那拆旧建新的房屋的错乱与纠结,却又让人感到迷茫和沉重。- \: S7 ~" t2 O) {- v* _' ^
    2001年5月,爬子巷迎来了几位特殊的客人。其中有著名古城保护专家、“古城卫士”之称的上海同济大学教授阮仪三,上海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王伯伟,他们带着几名学生,在当时市领导的陪同下,乘船从涡河上岸,经炭场街的粮坊会馆步行至爬子巷。阮先生对亳州古城及北关一带非常兴奋和感慨,对亳州历史文化名城老城区的保护开发表示出极大的热情,称有信心做好亳州的历史文化名城老城区保护规划,甚至在言语中多次流露出亳州可以与平遥、周庄相媲美的憧憬。0 V+ p2 d5 p6 o: J; v9 E5 P
    然而,阮先生的设想和热情并没有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这是他第四次来亳。此后未曾再来。
- @# r$ D& |. X& i' [3 L    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就这样与爬子巷擦肩而过,也与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亳州失之交臂。
. C. }$ D, M; B, @: F    夕阳落霞里,岁月雕刻中,爬子巷静默着,也在静候着。
' U) g5 S6 ]" w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4-11 20:30:46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_16984349925490629196_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4-12 09:02:22 | 显示全部楼层
咱亳州的文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亳州新闻网 ( 皖ICP备08102714号 )

GMT+8, 2018-1-23 04:16 , Processed in 0.203147 second(s), 11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