亳州论坛|药都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6143|回复: 9

国庆长假我市五作家徒步溯源赵王河 晚报记者全程记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0-20 09:00: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0月2日至5日,我市五位作家徒步探寻赵王河,了解赵王河的人文水系、沿途的风土人情和民生情况。这是我市近年来首次有人徒步考察完一条河流。本报记者参与全程陪同采访记录。
4 Q2 u& `) y' W' \    为了解家乡河流状况,关注家乡环境保护,10月2日早上7时,我市五位作家连同本报记者一行六人从赵王河最下游入涡河处——谯城区城父镇百尺河开始徒步考察赵王河,经过长途跋涉,于10月5日下午1点50分到达赵王河的源头——河南省鹿邑县玄武镇时口村。 ' o  j5 \5 S- r/ ]- V$ q
    在近4天的行程中,他们徒步200余里,穿越谯城区和鹿邑县12个乡镇、110多个村庄,20多条支流,沿途走访村民上百人,考察文物10余处。在考察过程中,他们风餐露宿,忍受饥饿,在没有道路的河床上,披荆斩棘艰难前行。为此,有的人双脚被磨成了串串血泡,有的人双脚大拇指甲脱落,有的人膝盖隐疾因长时间徒步突发无法行走,但他们克服了饥饿、劳累、疾病等诸多困难,最终顺利完成了考察任务。* A0 [/ M5 W7 @+ x+ H3 p
    通过考察,他们发现,从下游往上,赵王河河床逐渐变窄,由原来的20多米,变成后来的6、7米宽,水质污染也越来越严重,尤其是进入河南省境内,由于污染,河面出现大量蓝藻。同时非法采砂也让赵王河不堪重负,其中在河南省境内一段不足500米的河面上,竟有10多个采砂设备采砂,并由此造成河床严重塌陷。另外,他们还仔细问民情,察民生,了解沿途风物,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此次考察,为下一步治理赵王河打下了基础,也实现了这几位作家当初徒步赵王河“倾情家乡、了解水系、关注民生、磨练意志”的目的。
( ~( M; B# G+ d" M3 l& p3 \% F    据了解, 赵王河是横贯安徽省亳州市和河南省周口市的一条重要河流(上游河南省境内称为白沟河,本文统称为赵王河——编者注),全长200余里,流域面积1800平方公里。据说是宋朝开国皇帝赵匡胤为运粮而疏浚开挖的一条河流,它源于涡河,后又流入涡河,最终进入淮河。1 C8 g  v7 J9 G) C5 l, j
   参与徒步考察的这五位作家分别是市作协副主席、谯城区作协主席张超凡,亳州三中教师王飙、市交警支队民警杨勇、亳州第一职业中学教师张秀礼、谯城区芦庙镇中学教师杜振华。这五人皆为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
! Z; H- ?0 f+ A  s      (许发夫)
 楼主| 发表于 2009-10-20 09:01:42 | 显示全部楼层
赵王河尽头“龙”回首     按照约定,记者于10月2日凌晨6点半来到市区安特城门前,和我市的五位作家张超凡、王飙、杨勇、张秀礼、杜振华一同坐上谯城区水务局提供的车辆,向赵王河的最下游谯城区城父镇百尺河村驶去。早上7点30分,我们一行来到了赵王河的最下游处百尺河村。8 |% ?8 H2 a5 Z" _
    在百尺河村支部书记张俊方的带领下,我们前往赵王河入涡河处。在接近河堤的地方,一座古旧的院落横在了我们面前。" h- ?" @( o1 {8 s
    张俊方告诉我们,这个院落就是回龙大寺,与我们要考察的赵王河有关。他说,宋朝的都城汴梁,就是今天的开封,当时沿海的物产需要经涡河运至京都,一时涡河的营运压力很大,为减轻涡河的负担,赵匡胤下令疏浚开挖一条河流,就是现在的赵王河。
! `# E4 a6 z* z4 `, @( ?    张俊方给我们讲述了一个关于回龙寺的传说:一次,赵匡胤坐龙舟沿着赵王河查看粮食运送情况,龙舟来到赵王河的最下游,眼看就要驶入涡河,这时一位大臣急忙上奏,说,万岁,龙舟不可再行。赵匡胤惊问“我作为天子,还有不能去的地方?”这位大臣奏道:“万岁爷是真龙天子,而前方将要进入的河是涡河,‘龙’入‘锅’(涡),焉有命在?”赵匡胤一听大惊,立即命令龙舟回头。后人在此建一寺庙,命名“回龙大寺”。
( `8 b1 H- d; F8 H& _+ P# d. d    走过回龙大寺,来到屋后的河堤上。只见一条宽20多米的河流自西向东逶迤而来,在离回龙大寺东边不远的地方与另一条更宽的河流交汇。交汇处,河面更为宽广,河面上来往船只不断。不用介绍,我们就猜测到,这自西而东的河流就是我们要徒步溯源的赵王河,而与之交汇的就是涡河了。0 [! S& {0 m2 ^; n7 Y
    来到赵王河尽头,大家心情都有些激动,不仅因为我们很多人中是第一次见到赵王河,更主要的是我们知道,从现在开始我们要与这条河流亲密相伴几日了。
1 D. t" e2 L  J) P; H$ V9 ^    张俊方告诉我们,关于百尺河村,也有“说法”:从回龙大寺到赵王河入涡处,有百尺,所以他们的村叫百尺河村,他还告诉我们一个更为神奇的事,说是在这百尺的河段上,所有的青蛙从不鸣叫,怕惊扰了龙驾。青蛙不叫着实是件奇事,但与惊扰龙驾并提,多少让人觉得有点附会。但这青蛙到底为何不叫,要解开其原因,怕要靠专业人士研究了。: |& t# m( C6 @% c& V/ ^
        (许发夫)
 楼主| 发表于 2009-10-20 09:03:19 | 显示全部楼层
赵王河畔新村建设忙9 h5 ~1 x  H, r+ M5 `: s5 r
    告别回龙大寺,记者一行六人开始了徒步溯源赵王河之旅。
- `, Y! p- A; y( H$ X    徒步走在岸边的草丛里,露水很快就打湿了我们的裤脚,但大家没有在意,都被一种探知未来的激情鼓动着,兴致很高地边走边谈着有关赵王河的事儿。岸边草丛中不时惊飞的野雉,更让大家感到一种新奇和刺激。尽管地面高低不平,有时还要借助手拨开草丛才能行进,大家的脚步依然可以用“矫健”来形容。2 m) Q- d( t* [2 |1 b
    走了约一个小时,我们进入了谯城区大杨镇地界。由于事前张超凡已与大杨镇政府联系了我们徒步走的事儿,得知我们到来的大杨镇镇长刘建阳赶来询问我们需要什么帮忙。当我们提出能否找来沿途的村干部介绍下情况时,刘建阳很快就联系了几位村干部。
# r- B3 V! k) i$ ?0 b: ~+ ^3 D0 ]    在赵王河畔的大杨村,记者看到有几台推土机在忙着平整土地和拆迁房屋。前来陪同我们的大杨村支部副书记王学诗向我们介绍,最近他们村新农村建设开展得很好,目前正在进行旧村改造,实行新村规划。他说他们村仅仅三个自然村通过改造旧村,就节约了600多亩土地。+ v; z1 ]$ d% R( F
   王学诗说,大杨村旧村改选拆迁工作已经接近尾声,新居建设已经启动,很多农户已经住上了两层楼房。由于所建新村离河畔较远,没能一睹新村“芳颜”,这让我们感到遗憾,但我们还是为王学诗所叙述的新农村美好前景而激动不已。6 q$ W- j. m2 m, v; R
    这时大家已经步行了两个多小时,快11点了,大家已完全没有了刚出发时的豪迈。在当地村干部的热情帮助下,我们一行六人在大杨集镇的一家小饭馆里就了餐。其间,我们向大杨村的另一位支部副书记吴绍堂询问,在大杨镇境内的赵王河还有什么可以考察的。今年54岁吴绍堂说,我们村西边的赵王河董林窝里深不见底,而且那儿能通“龙宫”,传说曾有人看见龙女坐着马轿车子出来过。大家按捺不住好奇,都想早点了解这段故事
& k" Z7 C' F+ B   (许发夫)
 楼主| 发表于 2009-10-20 09:05:36 | 显示全部楼层
董林窝子通“龙宫”
3 i" p( U6 {- j1 ]  可能是吃饱了饭,身上有了能量;也可能是董林窝子的传奇故事激起了大家的兴致,10月2日12点10分,记者和亳州五作家再次走在赵王河畔,似乎又有了活力。在大杨村支部副书记吴绍堂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充满传奇色彩的董林窝子。+ \6 n$ ]6 `" O3 P5 r- }( G
    董林窝子在谯城区大杨镇境内的赵王河河床内,记者看到,董林窝子处,赵王河河面变得愈加宽大幽深,宽达30多米,深有10米以上。$ D2 b% {, f& ?6 C3 D& X* K
    吴绍堂向我们讲了一个有关董林窝子的传说故事:某一年的3月18日早上,在董林窝子堤岸的麻草丛中,一位起早的老者在此解手,突然听见不远处的赵王河面传来一阵水响,接着就发现原本平静的河面突然腾起冲天水柱,水柱之上屹立着一位身高过丈、浑身漆黑的怪物,这怪物上下左右逡巡了一番,似是在寻找什么,之后又随着水柱慢慢沉入水底。正在老者错愕之际,不大一会儿,先前出现怪物的河面,再次传起一阵水响,这次出来的不是那个黑色的怪物,而是一辆装扮华美的马轿车子,车上载了几位俊男靓女。只见这辆漂亮的马轿车子越过河床,直奔东方而去。
  j: |5 \) J5 p8 H$ J  Q& m4 w' B    讲到这儿,吴绍堂停了下,手指东边方向接着说,离此3里地,就是大杨集,那儿每年的3月18日逢大会,商贸流通、唱戏杂耍,很是热闹。“原来这马轿车子上坐的都是从龙宫里出来的龙子龙女,他们很可能是经受不住诱惑,想来此看看凡间的热闹吧。”
( {9 y) E/ ^& y+ u& B/ {! p6 L8 J0 H    那老者发现这一怪事后,急忙顺着马轿车子的方向追赶而去。到了大杨集上,果然见这几个龙子龙女坐在车上游览观看,龙子长得眉目清秀,龙女个个如花似玉。老者遂将这一奇事告诉了别人。这事很快就传开了。好奇的人们将马轿车子围得水泄不通,车子再也无法走动。这时车上的龙子龙女们已经知道天机泄露,急得团团转,却又无法脱身。这时一位龙女急中生智,对围观的人群说,我们口渴了,能否送点水来。就有好心人将一桶水送上,这位龙女将水往车上一泼,车上顿时升起一朵祥云,只见这祥云驮着马轿车子腾空而去。“龙”离不开水,现在有了水,他们就能借助水逃遁了。0 \' G. z2 p+ v% X
   “这还不算奇。”说到这儿,吴绍堂故意卖个关子,才接着说,人们第二天在赵王河董林窝子处,发现那儿的河面都被血染红了,在一片殷红中,人们又惊奇地看到一个硕大的黑鱼头。这时大家才明白,这只黑鱼头就是昨天出来探路的黑鱼的,由于它探路不密,让人发现了龙子龙女赶会的天机,龙王因此震怒,将其斩首。2 I" k  M4 G8 E9 O# t
    故事讲完了,沉浸在故事中的记者和五位作家还没有从刚才的故事中走出来,纷纷往河面上看,似是在寻找龙女出没所在。这时对亳州历史颇有研究的张超凡说,这故事是虚构的,应没什么疑问,但这个故事也从一个侧面告诉我们,赵王河在董林窝子这地方,河床很深,甚至深达传说中的“龙宫”,却是事实。
 楼主| 发表于 2009-10-20 09:08:15 | 显示全部楼层
刘湾村:炮台留下抗战记忆( O0 ^: b' t+ m7 U3 L& I+ ]/ c
    依依离开董林窝子,记者和五作家又继续徒步探源赵王河,这时已是10月2日下午2时左右。从当日早上8点10分开始,到现在已徒步近7个小时,长期缺少腿部运动的我们,都感觉有点累了,脚步也明显地慢下来。* x; S2 ?! m( d
    越往前走,路似乎越难走,许多地方连常说的羊肠小道都没有,皆是长满荆棘和杂草的高低不平的堤岸。我们几个只能披荆斩棘,艰难前行。影响我们前进的不仅是无路可走,还有那意想不到的河汊子。这些河汊子在与赵王河的交汇处没有桥,水深且宽,根本无法徒步涉过去,我们只能绕道而行,有时为了过一个河汊子,要绕行两公里多。- _$ J- ^* N0 }
    又走了一个多小时,我们来到了谯城区赵桥乡地界。我们向当地农民打听这附近是否有文物遗址,这时一位叫李先才的78岁的老者告诉我们,他们刘湾村有四个炮楼,说是抗战时期的遗迹。听到这个消息,本来有点疲惫的我们重又燃起了激情,不由加快了脚步。4 `. @3 _0 T+ m6 L( S  y* h  w
    在赵王河北岸一个翠竹环绕四面环沟(后来才知是为阻击日军挖的寨海子)的村庄前,李先才指着村庄东南角的一处高台,说这就是炮台。接着老者又带领我们来到村东北角的寨海子旁,指着又一处高台说,这是我们村保存最好的一处炮台。记者看到,在寨海子的内侧是一个长满蒿草的土质高台,历经70年的风雨侵蚀,高台已不再棱角分明,几近成了一个隆起的土丘。这时闻讯赶来的村干部向我们详细介绍了炮台和寨海子的来历。, O! B  z& A- M3 e9 d
    原来这个村子曾被国民党一个刘姓军官带领的部队占据过,该部队为阻挡日军的进攻,在刘湾村四面挖了又深又陡的寨海子,只留村西北角一个出口,出口处架有吊桥,进出村庄须经吊桥,之后他们又在村子的四角筑起四个高高的炮台。四炮楼可以互相支援,从而使整个村庄成了一个完整的防御体系。可惜的是,寨海子挖好了,大炮架好了,日本鬼子并没有到这儿来,因此这些设施当时并没有派上用场。但是,让人想不到的是,几年后,这些为抗日所挖的寨海子和所筑的炮台竟成了我们解放大军解放刘湾村的障碍。因为当时这个村被国民党地方武装蒋聚五(外号蒋六秃子)部把守着,解放大军前来围歼蒋部,由于蒋部据险顽抗,解放大军为避免更大伤亡,主动撤出了阵地。后来蒋部在撤出了刘湾后才被解放军彻底消灭。) g3 r2 ~5 S( S. e
    据李先才说,解放后,他们在炮台附近挖土,挖到很多子弹壳和子弹,可见当年这儿发生的战斗之惨烈。我们一行站在炮台前,谁也没有再说话,也许大家在遥想当年战争的惨状,在凭吊那些为解放刘湾而牺牲的革命先烈。是的,如果没有这些革命先烈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新中国,我们可能还将生活在水深火热的旧社会,还在为衣食担忧,又怎么有精力和闲情徒步溯源赵王河呢?- [2 S* l0 a0 Y6 S1 W4 E
    革命先烈,你们的鲜血不会白流,我们会继承你们的遗志,完成你们未竟的事业,把我们的祖国建设得更好。大家怀着对先烈的敬仰,离开了刘湾村,开始了新的征程。
 楼主| 发表于 2009-10-20 09:09:13 | 显示全部楼层
铁路沟旁话“老锅”
8 W# F0 ?$ K( q0 f, z& [+ x  考察完刘湾村抗战遗址,已是10月2日下午4点30分。记者和亳州五作家稍作休息,就朝着今天的宿营地谯城区赵桥乡赵桥集进发。直到晚上6点多,我们才在暮色中走进了赵桥集,并在赵桥乡政府人员的热情帮助下,住在了临时改为“寝室”的乡政府办公室里。
- ]. Y  ~/ M" _* l7 ?1 y6 y    10月3日早上6点,记者一行就起来了。大家简单吃了些早餐就上路了。时间是10月3日早上7点30分。
0 K! @% M( l. L4 o! [8 C    再次见到赵王河,大家都感到很亲切。沉睡了一夜的赵王河宛如一位娇羞的小女,也仿佛一位慈祥的母亲,静静地蜿蜒西去。路上,张超凡告诉大家,说今晚计划在谯城区十河镇梅城宿营。8 E- N( L6 ^! K( H0 Y
    走了一个小时后,大家感到有点累了,在路过十河镇姬桥村时,我们向一位看上去70多岁的大娘打探离梅城有多远。大娘说还有30里左右。接着发生的一幕让我们大为感动。这位大娘见我们问过路后,没有朝她想像的公路走,以为我们走错了,就急忙追上我们,大声说,大路不在这。我们笑笑说,知道,谢谢大娘了,继续沿河堤走。% \$ ~! A! w9 G
    大约又走了半小时,突然前面又冒出一个河汊子。我们只好沿着河汊子寻找突破口。我们问一位在田间耕作的中年人,询问这沟是什么沟,怎么通过。谁知这位中年人竟给我们讲起了这沟的来历。
; s' c# A! w- @3 o) G6 ^, }' W/ Y    原来这沟叫铁路沟,是清末民初为修铁路所挖的沟。为什么只有沟没见铁路?这位中年人说,这事还要从清末民初亳州的“姜老锅”说起。. |. s- A7 i5 T$ }! R4 ^) e  `: b
    姜老锅,本名姜桂题,亳州城东南姜屯人,乳名“锅”,人称“姜老锅”。清咸丰年间,姜父因涉嫌“通捻”被诛,母亲雷氏将其送至其舅父捻军小花旗主雷彦处。清军统帅僧格林沁剿捻,姜随雷彦叛捻,投到僧格林沁麾下。姜因作战勇敢被授百夫长。后又因追剿西捻军有功,授总兵衔,后累至提督衔、毅军军统、热河都统等要职。据说当时的西太后慈禧十分欣赏姜桂题,曾赏赐其黄马褂,并恩准其紫禁城里跑马。
4 [1 p- p6 Q7 y    姜这人没有文化,也曾手沾捻军鲜血,但这人对家乡人极好,只要家乡人前去投靠他,都会得到资助。1921年,亳州遭遇水患,已任职闲散的姜桂题仍捐出大笔款子赈灾。就这样一位对家乡十分热爱的人,怎么会阻止老家修建铁路呢?这位中年人说,姜不让在家乡修铁路是出于“好意”。原来,行伍出身的姜桂题,知道兵灾匪祸的厉害,当得知政府要在亳州修建铁路时,他就依靠自身的影响加以阻止,他担心列车到处,兵患肆虐,害了乡人。知晓了铁路停建的原因,记者等一行六人颇感意外,但对姜桂题略有研究的张超凡说,这事应该是真的,姜没有文化,爱家乡心切,以他的秉性会做出这等事来。/ R8 @4 F2 j, o5 }1 E* W
    作家杨勇说,这老姜真是目光短浅,如果清末民初时亳州就修了铁路,怕今日之亳州会比现在更繁荣吧。但也有作家说,如修了铁路,真如姜所说引来兵祸,也未必是好事。这几位作家围绕修不修铁路的事,开始讨论,当然最终的结论还是,这种闭关自守的“政策”对亳州的发展绝对弊大于利。姜桂题泉下有知,自己当初的“好心”竟为后人所诟病,其该作何感想。(许发夫)
 楼主| 发表于 2009-10-20 09: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千年古镇中秋夜 / }. [! X; M6 b. D2 h0 A  t) S% U
 
+ ^* ]5 @8 I0 O# S    越过铁路沟,记者和亳州五作家继续沿着赵王河徒步溯源。10月3日10点40分我们一行来到谯城区十河镇集上,补充一些水,问下路程,继续西行。又艰难行走了一个小时,我们来到黄淮海三期项目十河抽水站处,这时离早上7点30分从赵桥集出发已4个多小时,大家又饥又累,决定休息下,顺便补充点“能量”(吃饭)。大家拿出出发前从家里带来的食品,少量水果外,多是月饼。这时大家似乎才记起今天是一年一度的中秋佳节。而此时长途徒步带来的困倦,大大冲淡了佳节带来的愉悦。大家简单吃点月饼和水果,又上路了。
* T: i$ U& W& F0 M  w( V; X    下午4点钟,我们终于来到了梅城集。这时大家已疲惫至极,按喜欢出游的作家王飙的话,就是“身体体能耗到了极限,腿部各种器官磨损到了拐点”,可以这样说,最后这几个小时,大家是在趔趔趄趄中挪过来的。但当来到梅城集时,大家似乎又忘记了疲劳,纷纷探问这座有着三千多年历史的古镇背后的故事。
* ~" ~% I" @! }1 V* c3 u/ b, e    陪同我们的梅城村干部向我们介绍说,梅城古为商代梅伯封国,世称梅伯国。梅伯为当时著名直臣,纣王时任卿士。他见纣王荒淫无道,几次犯颜直谏,纣王不纳。有臣劝梅伯,逆披龙鳞,会招致杀身之祸,梅伯不为所动,称:“文谏死,如果人人都不敢直言,朝廷要我们这些大臣干什么?”直谏依然。凡遇纣王无道,即当庭指出,纣王暴怒,就残忍地把梅伯剁成肉酱。一国之栋梁就这样被暴虐所杀。
: z, s$ i$ u8 M. [9 _    在大家为梅伯的忠贞和纣王的残暴大发感慨时,村干部又向大家讲述了“梅城夜转亳州”的故事。说是古时候,梅城很兴盛,后来朝廷任命一位叫胡未的人来做县官,这个被群众称为“胡来”的县官,在一个炎炎夏日上街闲遛,汗湿衣衫后,竟然下令以后不准白天开市,做买卖须到夜晚。这下可苦了那些靠种田为生的百姓。后来这事被玉皇大帝知晓了,很是愤懑,称,胡未真是胡来。就让巡天神趁人们睡觉时,将整个集镇搬到了涡河岸边的一块高地上,也就是现在的亳州城址上。从此梅城也就失去了往日的荣光。
1 I; @0 k4 t8 `+ _+ P1 }    传说固不可信,但梅城从此萧条,亳州自此兴盛确是史实。如今的梅城经过岁月更迭,沧海桑田,仅仅是十河镇的一个村部所在地。% y+ [- o" X& ]
    大家又感慨了一番世事沧桑,待吃过饭,已是下午5点了,看看天色尚早,张超凡提议能否再赶些路程,因为如果今天在这休息,我们计划的三天徒步溯源赵王河就会变成四天。其他人说,四天就四天吧,今天实在走不动了。
. W2 j9 h* G) ~  a# W+ t   张超凡见大家“住”意已决,也只好作罢。在当地镇政府和村委会的帮助下,我们寻了一间简陋的旅馆,住了下来。
+ O! S0 s8 j" q0 c: r# Z& l    晚上8时许,张超凡又对大家说,现在是中秋之夜,我们虽然远离家乡,但我们几个相聚在这异乡,也要好好地过下中秋。他又让大家把尚存的几块月饼奉献出来。于是在这个简陋的旅馆里,围着一张找来的破桌子,大家吃着从家里带来的月饼,遥想家乡的亲人,开始了这个别样的中秋之夜。  (许发夫)
 楼主| 发表于 2009-10-20 09:14:08 | 显示全部楼层
初入河南意外连连 2 G4 Y- r& n/ K
    10月4日早上6点,记者和亳州五作家就起来了。由于梅城西边不远即是河南省地界,将要进入一个新的陌生的地域,大家都有点莫名的兴奋。
5 Y, T  x0 m4 O- q    记者一行很快进入了河南省鹿邑县郑家集乡境内。谁知就在进入河南省境内不久,竟然接连发生意外。! ?% N3 S* b# h; }$ Q
    先是张超凡一不小心和赵王河来个“亲密全接触”。那是刚进入河南省境内,大家正在兴致高昂地挺进,突遇一道河汊子。按说这不算什么,因为我们不是第一次遭遇河汊子,大不了多走几里路绕过去。如果说这个河汊子与别的有什么区别的话,就是水不深,也不宽,也就有四五尺宽,但这个宽度恰好超过了我们徒步跨越的程度,让我们觉得像先前那样顺着河汊子绕过去,又有些不甘,毕竟那样做费时费力,这对走了两天的我们来说,多走一米都是一种负担。这时张超凡提出背大家过。我们大多不同意,毕竟张超凡在我们几个中算是年纪较大者,怎么能让他背呢。最后决定让其背着因长途徒步造成腿部不适的杜振华过去,剩下的我们绕道而行。
2 }/ ?: H7 n8 F9 X' l! L1 Y    背杜振华过去还算顺利,问题出在张超凡到赵王河上的石板桥洗脚时。因为背人过河,张超凡脱掉了袜子,过河后,他就蹲在石板桥上洗脚穿袜子,不成想,等穿好起身,竟然头一晕,一下栽进了赵王河里。在旁边的杨勇率先看到这一幕,急忙惊呼“张超凡掉河里了”。待我们几个赶到,张超凡已自己爬了上来,好在水不是很深,他又会游泳。从河里上来的张超凡很快就镇定下来,当大家还处在惶恐之中时,他竟还能幽上一默:“我不仅徒步赵王河,还在赵王河怀抱里躺了一会,你们都没有我幸运呀。”说得大家大笑起来。
! K  n. w, z8 v+ q# ]- H# r    再一个意外是作家杜振华的退出。在张超凡落水后不久,我们发现本来一起走的杜振华,被我们甩到了后边。只见他一步一挪地艰难前行。等他赶到了,我们才知因长时间徒步,他膝盖部的隐疾突发,似有针扎,疼痛难忍,不能前行。见他这么痛苦,大家劝他不要徒步去了,这样下去,怕出什么意外。杜振华不肯,说,自己已经走了大半路程,怎么能前功尽弃。我们理解杜振华的心情,但到赵王河的源头还有百里,不是靠毅力就能走完的。我们就以刘翔做比劝他,人家刘翔在奥运即将开始国人都在翘首等他拿金牌时,因腿部伤痛不也退赛了吗,与之相比你这就不算什么了?何况,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在记者和几位作家的劝说下,杜振华最终同意退出徒步赵王河行列,但他提出,不能徒步去,坐车也要赶到赵王河的源头。后来杜振华真的如他所说,没有从那直接回亳州,而是坐车赶到了赵王河源头,此是后话不提。# e- a0 M8 r. C
    接连发生的两件事,让初进入河南的我们,对未来增加了几分惶惑。但这一切并没有阻挡我们前进的步伐。
 楼主| 发表于 2009-10-20 09:1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河南境内改姓“白”
0 T, T) D9 P! ~    应了否极泰来,在经历了张超凡落水和杜振华因病退出后,记者和余下的张超凡、杨勇、王飙、张秀礼四作家徒步溯源赵王河还算顺利。在10月4日上午上午11时,我们来到了河南省鹿邑县的王皮溜乡。
) W: h' D% c- a  y) w    为了解赵王河在河南省境内的情况,记者和王飙来到王皮溜乡政府打探情况。接待我们的是该乡党委副书记王磊。他首先向我们介绍了河南境内赵王河流经的乡镇和地理情况。他说,赵王河在河南省境内称为白沟河,流经鹿邑县郑家集乡、王皮溜乡、观堂乡、生铁冢乡、赵村乡、丘集乡,源头在鹿邑县玄武镇入涡,共流经7个乡镇,大约45公里。4 R& i3 v, r: a6 i3 z2 a
    为什么河南省境内赵王河易名为白沟河呢?一位叫闫循善的乡间老者说,这一带有五条河,除白沟河外,另外还有四条带“色”的河,即青水河、黑河、红河和乌家沟。因有白、青、黑、红和乌五色,所以他们统称这五条河为五色河,白沟河仅是五色河中的一条。记者又追问这五色河的来历,闫循善也语焉不详了。由于记者一行步履匆匆,未能细察,只能留作以后待考了。- O, R  {* q' Y8 _: y
    王磊虽没能告知白沟河的来历,但告诉了关于王皮溜一名的传说。他说,唐朝末年,有一王姓商人,贩卖皮货路经此地,到白沟河边洗脸,河水突然上涨,把货物冲走,商人便沿河向东寻找被冲走的皮货,走到一座桥旁,发现皮货被桥柱挡着。商人便将皮货从水中捞出,放在桥上晾晒,并在桥旁歇脚,叫卖自己的皮货, 不想生意极好。此人便在白沟河桥旁安家,后人就称此地为王皮溜。
9 ^2 q2 R! u8 G' U8 Q. E' L2 |   王磊还向记者讲述了另一种说法,说是经营皮货的商人不知道自己姓啥,也不知安身做生意的桥旁是什么地方,只知道自己所在的桥东西两边不远处均有一座桥,三桥被一条河连在一起,成个“王”字,商人便给自己取名王皮溜,自己做生意的地方就叫王皮溜集。/ u  n; \: H& B1 d! k) n5 M( l
   听了王磊的介绍,记者还是倾向于前一种传说,要说一个商人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这个观点恐很难让人信服。# u3 _4 o% G/ _) a- w- \
    记者和王飙从王皮溜乡政府出来,与“大部队”会合。按照王磊介绍的赵王河流经示意图,我们决定今晚住在距王皮溜乡30公里的赵村乡。这样余下的15公里路程,明天就能赶早完成。但这就意味着今天我们要徒步30公里,这个数字超过了前两天的任何一天。而这时经过两天的徒步,大家已精疲力竭,更坏的是,此时每人脚上都打了水泡和血泡,其中张超凡双脚的大拇指颜色开始变紫,随时有脱落的可能。作为这次行动的总指挥,张超凡没有过多考虑自己,他知道今天要不赶到赵村乡,我们四天也不一定能完成考察任务。
. Z! G. W" a# p) J5 a7 {  |; |    大家在一起分析了形势后,同意了张超凡的建议。于是,记者和四作家拖着疲惫的身躯向赵村“挪”去。      (许发夫)
 楼主| 发表于 2009-10-20 09:19:38 | 显示全部楼层
待续:(下篇是 “豫东大地‘遇’曹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亳州新闻网 ( 皖ICP备08102714号 )

GMT+8, 2018-1-23 04:19 , Processed in 0.187521 second(s), 7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