亳州论坛|药都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0766|回复: 5

清明里的一株麦子(组诗)——写给父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8-5 11:00: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父亲常常蹲在地头》
+ N* @' {1 W% X0 W( b: G + o8 X- D) S0 G
父亲常常蹲在地头
# Y6 w4 S! t1 `! ?在无限好的夕阳下
8 N* g: w, |& T在烟雨迷蒙的洇润中
0 U; C7 }$ ~0 [9 N  ~! }5 t蹲成一株庄稼5 Z. Y" ?3 y# o+ o# h
沉默不语,朴实地拔节心中的梦2 {# [5 [$ ]  l5 k; C# R0 J
镰刀挂进记忆的墙角
4 B- |4 X$ Z; u) D. w% x联合收割机轰响的旋律! B4 z$ D4 M+ A; x8 f& k: t: X
淹没曾经的感动+ i/ ]" H( A  ], m% p- J, o
一支纸烟,一明一暗
5 V, U+ ]) E1 B燃出长长的灰烬,闪烁着红红的火光0 A$ O/ j6 K1 u/ p0 e# L* L
精致的细瓷碗,替代粗糙的大瓷碗1 |6 Y9 ]) Y. [$ W2 ?
一天一天,精致生活的味道
+ f( K/ T% M7 T* Y六月的金黄,让父亲的目光' K* \1 F8 j1 r) Q: H( \
高出蹲着的高度
5 U* Q" Z% d1 {9 x' M7 G9 ^2 W' J0 K; {高出麦垛意念里的高度
0 v8 o, M7 {' m+ k感动麦垛之上的天空
3 r9 W! h: m! V7 h" B3 }
, m' K% o7 R9 f7 Z4 @: d《刨》
' j( l+ g0 J( U- H1 @
' Y* ^0 P" |7 p4 F- h, l一柄镐头,总是走进我的梦里
5 }. q6 K" ~, _. R挥起,落下,落下,挥起' F1 }5 ?8 C+ z+ J
手掌虎口咧着嘴巴,鲜红的血
6 H% z( t+ m) {& ]' P* d向外吐,吐
4 M  I( o  g2 D/ a吐出的血液,总使我想2 v2 G$ I' U+ t) w" n8 ~6 e
虎口里生长着锋利的牙齿
8 s1 H7 {4 \1 L& j啃啮父亲的中年光阴
) u( _/ V1 {5 {6 F咬痛父亲中年的愿望- X6 d3 ~+ [, [, J6 a  N3 p, X
香甜我的嘴巴" S' k' q- W# E$ z- ^* h
慰抚我的胃$ Z* k* `+ I; P1 C$ h; H5 _7 r

5 f0 d1 Z) s" b8 @这幅特写,总走不出我的梦境2 V0 p( h: Y0 M0 @7 p/ m
在我的梦里夸张地放大
4 Q, ]. {& X4 ?2 e0 r; K这是父亲在生产队集体劳动时: k  G$ C/ w  Z: J
在河畔,刨耕一块菜地的劳作图: x/ R: C, |. M+ s# H
现在,父亲已离开我们多年
; m5 g: L: f5 d9 ?/ r而他总是走进我的梦境
, j$ s4 ?+ W( k8 M7 B: J- y) }挥舞着那柄镐头
7 Q5 D" a/ h0 G向下刨!刨!刨!……: H! P- d& i3 g4 ?* [6 d  C  H
泥土还是那样坚硬,疼痛着5 U: D0 O$ _2 }8 ]3 _. s5 g- ?2 ~. ]
父亲血淋淋的虎口,疼痛着 0 }* c! u5 G0 b
我的填不饱的胃# e) |: _9 |4 z( o

! g4 d6 ~' L# B# ~5 A! p! z" Q- Z* A9 L6 d) w
  《清明里的一株麦子》
/ f% I9 j# C  B4 l$ w' e& G3 n1 Q/ f" y* S7 _6 N) G; s1 m
& ?$ d- l, D' n& z6 G
这个日子,我总要带上一株麦子7 a) Y' P9 ^9 ^( f
来到父亲的天堂,看他
+ Q1 D. \* r. u6 S/ s打量一株麦子的长势( `  `9 g# c* W+ I" b! g' }8 C
听他一些生前的唠叨$ ]% N6 P% u& V/ S4 m* y
叶片有些黄斑' R+ k" h0 I/ ?1 C1 o; D# O
要喷洒治除红蜘蛛的药液8 ]3 X$ J6 C3 Q7 @& v
面色缺少气润
; |2 u/ G  A  h2 B1 B. D$ w要灌溉一次透水,让它' d4 F4 C) e3 x/ `" a# `) J/ n  G
吃饱泥土里的营养,吸足阳光的精华* {& i& a- o& H# [
麦苗的腰杆结实,挺拔,润泽2 |% _& g5 X6 o' r* e: N3 R
看来雨水调和,春风温顺6 l' ^) m& r2 u3 q" M* ]
我把今年的一株麦子) p7 l+ Q1 ?/ r6 {
放到父亲的面前,闭上双眼
) W( u$ x$ p/ A/ P& Z静心聆听他的指点,叮叮4 F+ i6 q# V& W6 J* x! T
隐约中,我看到父亲的目光
$ h" u- ~0 x$ I; B% V6 Y在麦子和我的面容之间
5 I2 D& A+ a. b( O9 b7 x反复移动,仿佛要把我看成一株麦子
& f; ^! s- b+ A指出身上的一些毛病,和所需要的一些东西
 楼主| 发表于 2010-8-6 12:56:2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怎么有些清净?
发表于 2010-8-26 03:35:29 | 显示全部楼层
乡土气息浓厚,诗意飘香,支持了。
发表于 2010-9-20 11:0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品味间,仿佛又回到了孩童时代。泥土的气息,浓郁而芳香!
 楼主| 发表于 2011-3-1 21:37:3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来看看。
发表于 2012-9-22 18:31:41 | 显示全部楼层
再回来看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亳州新闻网 ( 皖ICP备08102714号 )

GMT+8, 2018-1-18 11:43 , Processed in 0.171875 second(s), 9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